來不及的對不起

0


孝順父母,是每一個作為子女的本份。但是又有多少人能做到一個百分百孝順的子女呢? 又有多少人能趕得及去作一個孝順的子女呢?

接到這個病人的時候,她已經陷入昏迷,要插喉並靠呼吸機來維持生命。這個病人患的是骨癌,據說她一直也以為自己只是關節炎,常常為自己按摩一些舒筋活骼的油便算,從來也未有為此而求醫!直至那天她痛得不能忍受及呼吸困難,才駕車往急症室。令我感到最驚訝的是她竟然還是自己一個人駕車來醫院!

經過一番檢查後,在她正式陷入昏迷之前,才發現她已到了癌症末期,相信活不到二至三天。她千叮萬囑一定要把她那二十歲的小兒子叫來。可是護士們無論打了多少遍電話也未能與他聯絡上,最後唯有聯絡她的大兒子。無奈大兒子趕到來的時候,她已不醒人事了。

直至當晚的零晨時分,她終於不治,離開了。這時大兒子才把小兒子聯絡上。原來小兒子在母親出事前的兩天為了搬離家而與母親有所爭執。一怒之下,他與朋友們去了露營,電訊網路完全終斷,而至一直未有將他聯絡上。

那一晚我當夜班,通常夜班也很寧靜,因為沒有太多人進進出出,亦不會有任何探訪者。但因為這個病人剛去世,所以我們也會破例讓直系親屬到來逗留一下。

這一晚的夜班可說是最吵的一晚,因為她的小兒子終於趕到來,但是可憐的他看到的,已是手腳冰冷,心跳停頓的過世母親! 我從來沒有看見過一個六呎高的男孩哭得像他那樣兇,他不住的說『對不起』和『母親,我愛你!』

雖然他那樣吵,但是我們並沒有一個忍心去制止他,那哭聲除了充滿了傷心,也充滿了內疚…
他一直哭,直至他筋疲力竭地跪倒地上。他大哥用力地把他拉起來,兩兄弟才緩緩地走出深切治療部。

後來我從其他同事口中得知,原來小兒子與母親感情一向也很好,只是因為搬遷的事才鬧翻了。誰料到他想冰釋前嫌的時候卻已經太遲了;即使他想再孝順母親多一點也趕不及了。

生老命死,從來都不是任何人能控制的事。我想…我們能做到的,也只能套用那句老土但切實的句語﹕「珍惜眼前人」。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紫琛

紫琛的紫,是我至敬愛的公公為我起的。他告訴我「紫氣東來」的故事,「紫氣」在故事中為一幅本來平凡的美景變成異常美麗壯觀的奇景。他希望我一如那股紫氣般在平凡的文字中寫出不平凡。「東來」亦代表了我本身就是從東方而來。 紫琛的琛並沒有甚麼特別的典故,只是從我名字中的「慧」字演變已成。 我喜歡旅行,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到世界各地的每一個角落,學識不同的文化,增廣見聞!至於攝影‧‧‧我實在是非常喜歡!但我對相機的構造其實不太認識,於是便在純靠感覺的角度下拍了一大疊的照片!至於水準‧‧‧則見仁見智了。

No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風暴前夕

任何更複雜的人際關係都會因時間而沖淡,以為事件會暫告一段落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