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花背後

0


每年除夕,悉尼海港的上空總會佈滿七彩繽紛、燦爛耀眼的煙花。

看的人都會大力拍掌,高聲尖叫,興奮得不得了!但是,又有誰會想到美麗的煙花背後,曾經有過這麼的一個故事呢…

幾年前,深切治療部送來了一個七成皮膚燒傷的病人。據悉,這個病人在一間煙花工廠工作。有一天,突然因一些化學燃料爆炸,他整個人都被熊熊烈火擁抱着。儘管同事們已立刻用滅火氈把他包裹着,將火撲滅,但可憐的老工人已被燒得體無完膚,心肝脾肺腎也受到重創。

試想想他的妻子會是何等的震驚及傷心。那一天的早上,她的丈夫還是精神奕奕﹔但在同一天的晚上,他已躺在病床上,口中插着氣喉,靠着呼吸機和其他藥物來維持生命。另外,為了將病人的痛苦減至最低,醫護人員便把病人麻醉下來。因此,妻子來到的時候,病人昏昏迷迷,想好好地跟他交換一個眼神也不行。

有時候,我真的很怕照顧他,因為他患了一種近乎沒有任何抗生素能對付的傳染病菌。因此,每次被安排去照顧他時,連我自己也得被困在那間隔離病房內。出入病房時又得穿上特別的袍,十分不便!又因他多處燒傷,每天都需要用上三至四個小時和三至四個護士的人力來完成整個傷口包紮,真是辛苦得很!但看見他在洗傷口時所受的痛苦,我那因托起他整條腿而舉起的手臂,好像又沒有那麼酸痛了。因為那根本不能與他的痛苦相比…

我在八小時內能真真正正坐下來舒一口氣的時間,就只有在午膳之後。當我寫好報告後,才有機會看看他妻子放在病床邊的相片。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真正的容貌,因為他被送進醫院時,頭部已被燒得焦爛,根本看不清他是什麼樣子。除了相架以外,我又看見一些聖母和耶穌的畫像,才得知他們也是天主教徒。那一刻,我實在被他妻子的信德感動了!

我自己亦是一位天主教徒但信德十分的薄弱,我深知道若換了我是他的妻子,我就只會哭哭啼啼,完全不會想起天主… 又或者,只會不停的抱怨天主。但她不但沒有因此而放棄她的信仰,反而當她每次來探望他時,她總會坐在他的病床邊,默默地為他祈禱。終於,他在兩個月後,完全地脫離了危險期,可以拔出氣喉,再度靠自己呼吸。隨後他亦被搬離深切治療部,轉往另一個部門,慢慢康復過來。

自從這個病人的出現後,每年除夕,在欣賞煙花的同時,我除了四處向親朋戚友祝福新年快樂外,亦暗暗感謝那一群「幕後功臣」。

但願這種意外不會再發生。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紫琛

紫琛的紫,是我至敬愛的公公為我起的。他告訴我「紫氣東來」的故事,「紫氣」在故事中為一幅本來平凡的美景變成異常美麗壯觀的奇景。他希望我一如那股紫氣般在平凡的文字中寫出不平凡。「東來」亦代表了我本身就是從東方而來。 紫琛的琛並沒有甚麼特別的典故,只是從我名字中的「慧」字演變已成。 我喜歡旅行,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到世界各地的每一個角落,學識不同的文化,增廣見聞!至於攝影‧‧‧我實在是非常喜歡!但我對相機的構造其實不太認識,於是便在純靠感覺的角度下拍了一大疊的照片!至於水準‧‧‧則見仁見智了。

No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