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士判官

0


不知大家可有發現,這個世界有很多人很多時候也不小心地做了判官,尤其當這種態度來自一位護士就更令人感到不自在…

記得這個病人剛進院時,他的來歷十分不明。他先被兩位朋友用私家車送往Blacktown醫院,然後當病人一被推進急症室搶救後,這兩位朋友便消失得無影無蹤,他們只留下了病人家屬的聯絡電話及出事地點。最令人費解的,不只於爲何出事地點在Bondi,卻不送往最靠近的醫院,而是他們爲何會將一個有七成燒傷的病人放進私家車送往醫院,而不召叫救護車呢?

當這個病人轉到我的醫院時,事情變得更加令人摸不著頭腦。據知病人是在工作時遇到爆炸而燒傷的,但這個病人的工作卻是當清潔工人;試問一個清潔工人如何在三更半夜時分,在工作中遇到爆炸呢?這件事實在疑點重重,警方亦未能聯絡上把病人送往醫院的兩位朋友。於是警方便要求醫生們試試可否從家人口中得到任何資料…

鑒於病人情況實在十分危殆,醫生們也實在需要得知病人的真正燒傷原因。於是醫生們便詳細地解釋給病人家屬知,道出真相的重要性,及病人的情況如何不理想。雖然病人的其中一條腿已因嚴重燒傷,而已緊急切除了。

病人家屬在不得不說的情況下終於道出真相…實情是病人及家人同住在Penrith那邊的區域,那個晚上,病人其實是約了那兩位朋友一同故意用電油燒毀自己的屋子來欺騙保險金。

看到這裡,相信「咎由自取」這句話也不其然地浮現於大家的腦裡吧。其實這句話也有閃過我的腦海,但一看見他在床上那可憐的病相,真是不得不嘆一句「奈何」!

他這樣做當然十分不對,始終縱火及欺騙保險金都是違法的事,但若你用另一個角度看,他其實還不是因爲愛家人深切才做出這樣的事情吧!試問一個清潔工人又有什麽能力去養活母親、太太和三個孩子呢?

記得那一天我當中班,與當早班的那個護士交更時,她告訴我這個病人的太太昨晚在探訪他時,終於支持不住暈倒了,幸好當時有人趕及把她扶住,否則她便整個人倒在地上,有可能成爲另一個病人啊!得知這事後我便忍不住嘆了一句:「可憐的家庭啊!」。豈料這護士竟然真的說了句他是罪有應得的!那一刻我呆了,我從來都不覺得這一句話那麽不堪入耳,直至這個護士在這個情況下說出來,我感覺十分的不悅耳,覺得她很冷血!

但是再想想,可能她不是冷血,只是與其他人一樣不小心地當了判官罷!無疑他是犯了罪,但是人誰無過呢?罪就是罪,難道犯小罪的就有權批判犯大罪的人嗎?再者,又有誰可以去批評甚麽是大罪甚麽是小罪呢?

這個病人進出了深切治療部幾遍後,最終還是死了。可憐他的家人既無棲身之所,又失去了家庭支柱,難道這悲慘的結局還不夠令人心軟嘛?
這事情除了警告了我自己不要在無意中做判官去批評別人外,也啓發了我對愛的看法。正如我之前所說,他這樣不外乎是爲了他的家人,但是愛不一定需要豐衣足食。貧窮有貧窮中的愛,富有亦有富有中的愛。

我想,知足便能常樂吧!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紫琛

紫琛的紫,是我至敬愛的公公為我起的。他告訴我「紫氣東來」的故事,「紫氣」在故事中為一幅本來平凡的美景變成異常美麗壯觀的奇景。他希望我一如那股紫氣般在平凡的文字中寫出不平凡。「東來」亦代表了我本身就是從東方而來。 紫琛的琛並沒有甚麼特別的典故,只是從我名字中的「慧」字演變已成。 我喜歡旅行,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到世界各地的每一個角落,學識不同的文化,增廣見聞!至於攝影‧‧‧我實在是非常喜歡!但我對相機的構造其實不太認識,於是便在純靠感覺的角度下拍了一大疊的照片!至於水準‧‧‧則見仁見智了。

No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牦牛坪

牦牛坪是一個擁有西部牛仔風格的地方,杉樹林立,可以遠眺玉龍雪山,雖然沒有牦牛,但仍然是一個值得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