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哭

0


當了護士都己差不多五年了,但我從來都不曾為任何一個病人的不幸遭遇而流過一滴眼淚。 但這個病人的一家人,令我第一次替他們感到傷心而流淚…

這個病人患的是急性肺炎,很少約五十歲的人會因為肺炎而要插喉接駁呼吸機。 但因為這個病人半年前換了腎,需要長期服用一些藥物來減低抵抗能力以預防排斥現象。 因此,他的體質亦特別的衰弱。

第一次照顧這個病人時,他還精精神神,雖然插著喉不能說話,但仍可用手寫字來與他的妻子打情罵悄。 有時當他睡著了,他的太太又特別喜歡與我攀談,一來大家也是從香港移民到悉尼,二來我倆又特別投契﹗更說待她丈夫康復後出來飲茶呢﹗

豈料不足兩個星期的時間,他的病情已惡化至陷入半昏迷狀態﹗而呼吸機的扶助需求更是越來越大,近乎全靠呼吸機來替他呼吸﹗

他的兩個女兒也匆匆從海外趕來,有時候,我聽到她們對半昏迷的他說不要那麼快走,有時候又聽到她們說只要他快快康復過來,便會陪他到歐州旅行。我聽著聽著,差點兒陪她們一起哭了出來﹗

回家後,我在芸芸心意咭中找了一張有安撫傷心人說話的咭。 在咭背後我寫了自己的電話,打算第二天一早上班時交給她們,可惜…這個病人就在第二天的凌晨,在我上班四小時前去世,而他的妻子及兩個女兒亦已在見完他最後一面後回家了。

而我…亦只好將那張心意咭帶回家中收好。

令我感慨的是,半年前他們一家人想必定因為父親能換腎,脫離七年多的洗腎痛苦而高興。 不惜一擲千金地從中國大陸買來一個與自己血型吻合的腎,須知一個大陸死囚的腎可值上幾十萬港元,加上手術費更是天文數字﹗

誰料不夠半年的時間,他卻因為弱不禁寒,患上肺炎而不治…間接地說,亦是因為這個昂貴的腎而去世。

這個病人特別給我深刻的印象,因為我至今仍耿耿於懷,未能在她們那最困難的那一刻慰問一句。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紫琛

紫琛的紫,是我至敬愛的公公為我起的。他告訴我「紫氣東來」的故事,「紫氣」在故事中為一幅本來平凡的美景變成異常美麗壯觀的奇景。他希望我一如那股紫氣般在平凡的文字中寫出不平凡。「東來」亦代表了我本身就是從東方而來。 紫琛的琛並沒有甚麼特別的典故,只是從我名字中的「慧」字演變已成。 我喜歡旅行,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到世界各地的每一個角落,學識不同的文化,增廣見聞!至於攝影‧‧‧我實在是非常喜歡!但我對相機的構造其實不太認識,於是便在純靠感覺的角度下拍了一大疊的照片!至於水準‧‧‧則見仁見智了。

No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旅程加插:大雁塔

在西安逗留了三天,到達最多的地方竟然是巿內的大雁塔,連續三天也專程乘車到那裏一遊,除因為大雁塔前有個亞洲最大音樂噴泉外,還有一家招呼極好的火煱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