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的夜更

0

因爲她十分不合作,明明應留在病床的時候,她卻偏要下床到處走!最麻煩還在於她是醫院裡這個病房的常客,我足足在那個病房做了四個月也未有見她出院!

那一天,我又被安排去照顧她,她患的是柏金遜病,病發時會不停地抖震,除了出得滿身大汗,亦很容易跌倒。對我來説,把她留在病床裡便是最安全的方法!但她卻全不合作,即使我已把床的欄杆放上了,她仍然千方百計地要爬出來四處逛!她說她只要走走路便會停止抖震!?當時的我已經忙得不可開交,還有其他七位病人需要照顧及派藥,那有時間與她慢慢理論?但又生怕她會因爲在抖震中行走時不僅跌傷,我也會被上司責怪。於是一怒之下,我把她大力地按實在床上,用一種極度不耐煩及嚴厲的聲音命令她,好好地安坐床上。雖然她最終還是爬了出床,幸好亦沒有因抖震中走路時跌倒,但這件事已令我與這個病人結了怨。一直到我被調往另一病房工作時,我也沒有對這個病人微笑過一次,在往後的日子裡,這個病人也沒有在我腦内逗留…

直至早幾個月前,因我駐守的ICU人手過多,有一個晚上的夜班,我被迫被調去這個病房工作。當我看見這個病人的面孔時,那早已被我遺忘的忿怒和不悅竟突然湧進腦中!當時我慶幸我那個晚上不用照顧她,否則我可頭痛了!
怎料幾個小時後,當我偶然地經過她的房間時,看到她在床上劇烈地抖震不停!身為護士的我,當然立刻過去把床的欄杆放上,免她掉下床,同時亦問她有何需要。
我不懂得她可有把我認出來,但當我告訴她通常只會抖震約半小時,便會停下來時,我留意到她頸上掛了一條有十字架的頸鏈。我本身是一位天主教徒,得知她是東正教徒後,我想起耶穌曾説過:「我病了,你可有照顧我…」。那一刻,我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一邊感受她的抖震,一邊與她一同唸天主經。我不知道爲何我要與她一起唸天主經,我想這可能是一個最好的方法與為她祈禱吧…

我不知道這個病人後來怎樣了。因爲當時的她已是末期柏金遜。但無論如何,我慶幸我竟然有機會去與一個其實很不相干,亦不太特別需要寬恕的病人和好。

這一個夜班雖然很忙,很疲倦,但這個晚上亦特別美麗!

About author

紫琛

紫琛的紫,是我至敬愛的公公為我起的。他告訴我「紫氣東來」的故事,「紫氣」在故事中為一幅本來平凡的美景變成異常美麗壯觀的奇景。他希望我一如那股紫氣般在平凡的文字中寫出不平凡。「東來」亦代表了我本身就是從東方而來。 紫琛的琛並沒有甚麼特別的典故,只是從我名字中的「慧」字演變已成。 我喜歡旅行,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到世界各地的每一個角落,學識不同的文化,增廣見聞!至於攝影‧‧‧我實在是非常喜歡!但我對相機的構造其實不太認識,於是便在純靠感覺的角度下拍了一大疊的照片!至於水準‧‧‧則見仁見智了。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法國頂級朱古力大師和春天有個約會

Jean-Paul Hévin 即將於 3 月 15 日開始,於中環擺花街朱古力吧 呈獻全 新 「 Voyage de Printemps 春之旅下午茶 」 ,以及 「 Voyage Ensoleillé 陽光燦爛周末早午餐」,以迎接春暖花開的清新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