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中的思念

0

以往我曾經無數次的罵他弄得整間屋子也彌漫著那沒完沒了的香煙味。但是,現在我卻害怕失去這股熟識的氣味。
我真的不曉得是他要帶走這股氣味,還是它帶走了他?
我真的不曉得……
「藍先生,你掉下了這個。」這可說是我第一句與他說的話。
「這個嘛?可否在今天晚飯時才交還給我?」
「這…我不大明白。」
「賞面與我共進晚餐嗎?」
那時我心裏有一絲感到快樂,因為我知道他是故意把打火機掉下,來借故跟我談話。
但當然若我不是早已對他產生了好感,誰要赴他的約呢?
自那一頓晚飯後,我倆便開始了。
沒有人會想到身為公司股東之一的藍先生竟會對一位在接待處工作的女員工青睞。更甚者竟還走了這 麼多年。
當然不少人也把我看作為貪慕虛榮的女人。
但是我不在乎,因為我知道他從來不曾對我懷疑過。
與他走了不夠三年便同居起來了。儘管家人怎樣的反對,我也不理,心裏只是憧憬着與他生活的日子。
為了他,我的人格被人批評得一文不值。
為了他,我與家人的關係變得疏遠惡劣。
這一切看來都不值得,但是當他把那隻別緻的指環套上我的手指時,一切一切都驟然變得沒有枉費; 變得更有價值。
可惜,真不曉得是天意作弄,還是什麼,他竟赫然要捨我而去了。
「我們還是解除婚約吧!我真的不想負累你…」就在我倆結婚的一個月前,他在家門前說出這一句話。
「我不明白為的是什麼?以往什麼難題也都已解決了,為何到現在又要解除婚約呢?」我整個人被他這句話嚇得呆了。
我並不是因為愛嫁愛得瘋了,只是不希望他忍心這樣傷害我。
他只是垂下眼睛,把手上的文件交給我。
誰也沒料到這竟是他的未期肺癌報告。
自此以後,我什麼也幫不到,只能每天算着他掉下來的頭髮;看着他那日漸消瘦的面頰和身軀,直至他去了。
我一直冷靜地去面對現實,陪着他渡過最後的日子和辦理他的身後事。
我以為我能永遠這樣冷靜,可惜…
當我再嗅到他這股熟識的香煙味,我再也按捺不往,蹲在廳中號淘大哭起來。
眼淚使我什麼也沒看見,除了那個把我倆湊在一起的打火機。
還有…他留下來的氣味。

About author

紫琛

紫琛的紫,是我至敬愛的公公為我起的。他告訴我「紫氣東來」的故事,「紫氣」在故事中為一幅本來平凡的美景變成異常美麗壯觀的奇景。他希望我一如那股紫氣般在平凡的文字中寫出不平凡。「東來」亦代表了我本身就是從東方而來。 紫琛的琛並沒有甚麼特別的典故,只是從我名字中的「慧」字演變已成。 我喜歡旅行,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到世界各地的每一個角落,學識不同的文化,增廣見聞!至於攝影‧‧‧我實在是非常喜歡!但我對相機的構造其實不太認識,於是便在純靠感覺的角度下拍了一大疊的照片!至於水準‧‧‧則見仁見智了。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星辰愛的傳說 (八)

誰都清楚星河是不可以發生感情的,這微妙的觸動必定是錯誤的安排。要是被發現有了這感應會被叛坐牢反思的,那到時就沒法夜夜跟小鑽見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