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望》 下

0

「林先生,報告已經出來並已開會討論過了。一切正常,與麻醉藥和手術並無關連。醫生們現在懷疑林太太的昏迷狀態與心理障礙有關,我們能力做到的只有替她延續生命。其他的…只能看她自己了。」
我只懂看牢著姑娘發呆,不知所措。
「對不起。你可以做的只有不斷在她身邊說話,開解她,刺激她的腦袋。雖然並無科學根據,但試一試無防。」
從此,每次我放班以後,便每天到醫院去看愛玲,久而久之,連我自己也習慣了對著她自言自語。還有…我的信心也越來越少。
「你又去看你的太太嘛?」同事關心地問。其實真的難得,已經差不多一個月了,還有人這麼關心。
「不去看一看始終不放心。」
「其實你每天去也說著差不多的東西,若有效的話,早已有效了。我有一個主意,希望你會試試。」
「也好。」有總好過無。
「其實這是我老婆的主意,她叫了我那孩子錄了音,不停的嚷著『媽媽,快起來快起來!』這些字句。我老婆說你的太太可能怕面對失去嬰兒的事實,下意識地希望永遠停留在等待嬰兒出生那一刻。」
「說得也是呀! 你太太的主意也很有根據呀!」曙光是時候出現吧?
「雖然我也頗覺有理,但你也別冀望過高,我那老婆也只不過是因為做了太多八掛雜誌的心理測驗而聯想到吧了。」
「我明白,但真感激你倆的心思。」
踏進醫院,我便一支箭的衝上病房,看著臉孔越發水腫的愛玲,眼淚禁不住的流下來。
「愛玲,你何時才有勇氣面對? 你起來吧!」跟著我便把錄音機放在愛玲的耳旁,播放著那天真可愛的孩子聲音。
『媽媽,快起來快起來啦! 媽媽…』聽著聽著,反而令我自己心酸了。我把臉埋在愛玲的雙手中,眼淚不斷流出來。
「愛玲,快起來吧! 我們還可以再生另一個孩子呀。」
『媽媽,媽媽…』
忽然,我埋在愛玲手心中的臉部肌肉感到一些壓力。是什麼?
我赫然抬起頭來,看到愛玲臉部肌肉顫震著。「姑娘!姑娘!」我實在急得要死,一邊大叫呼喚,一邊大力按鐘。
「林先生,請冷靜! 我馬上叫醫生來!」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次,我努力地用了九個月的時間去克服對血的恐懼,而愛玲亦決定不再害怕肚皮上的疤痕,決定以剖腹方法取出嬰兒。
我只准許愛玲作下半身麻醉,整個手術我也握著她的手。
這次,我們一起看著寶寶的出生。

(全文完)

About author

紫琛

紫琛的紫,是我至敬愛的公公為我起的。他告訴我「紫氣東來」的故事,「紫氣」在故事中為一幅本來平凡的美景變成異常美麗壯觀的奇景。他希望我一如那股紫氣般在平凡的文字中寫出不平凡。「東來」亦代表了我本身就是從東方而來。 紫琛的琛並沒有甚麼特別的典故,只是從我名字中的「慧」字演變已成。 我喜歡旅行,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到世界各地的每一個角落,學識不同的文化,增廣見聞!至於攝影‧‧‧我實在是非常喜歡!但我對相機的構造其實不太認識,於是便在純靠感覺的角度下拍了一大疊的照片!至於水準‧‧‧則見仁見智了。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MAFW Autumn Winter 2006

This year\'s Mercedes Australian Fashion Week Autumn Winter 2006 Collections will be held at Federation Square, M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