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們,久違了!

0


已經有很久很久沒有為《心路曆情》執筆了… 主要原因是因為心情極度不好… 數數手指,原來我的心情足足壞了整整一年有多了。

對很多讀者來說,紫琛像是突然在Zueei網站中消失了。在過去一年多,「心士」完全沒有新文章,好像紫琛已經不再當護士了。
實情是… 紫琛最愛錫的父親在年多前因癌病過身了。要用了這麽長的時間,紫琛才有勇氣和能力在不流淚的情况下向久違了的讀者們作一個交代。

在父親過身前的一夜,我與媽媽一同陪爸爸留在醫院,那一夜過得特別漫長…
當時的爸爸已陷入昏迷,悱徊於彌留狀態。夜更的護士們很好,她們都準時在每三至四小時為爸爸轉身及按摩一下背部。但是身為護士的我亦知道,她們也是進來看看我父親是否還在呼吸。

父親總算是滶過了那一夜,第二天哥哥來接替我與媽媽守候父旁,好讓我倆怱怱回家梳洗一下又再回來。當我與媽媽回到醫院時已是下午三時,哥哥告訴我那些護士們完全沒有意思替爸爸抹身,即使哥哥已開口問了那個護士,她還用一種不耐煩的口氣說遲一點才抹!
作為一個護士的我已知道她是不打算為我爸爸抹身,因為她深知爸爸是會去世的,倒不如就待他去了以後才抹吧。尤其當時已是三時多,三時半放工的她又怎會有這麼好的責任感來為我父抹身?但我再度去問她,今趟她竟叫我自行拿東西去抹!我並不介意為自己的父親抹身,可是她又怎曉得我是否懂得替一個動也不動的人抹身? 我可是沒有告訴她們我也是個護士呀!

那一刻我很生氣,這般沒人性的護士不求也罷!於是我自顧自地隨她亂指的方向拿了所需的水盆、毛巾、床鋪被單,便開始為父親抹身,我指導着媽媽和哥哥如何替爸爸轉身,好讓我可以為爸爸抹背部及換床單。我們三個在最小心和最温柔的步驟下為爸爸抹乾淨身。
同一天的晚上,我至愛的爸爸離開了…
終年五十五歲。

在父親呼出最後一口氣的那一刻,我決定了兩件事:
一. 我以後也不再祈禱了
二. 我不想再當護士了

記得當日最渴望我當護士的人就是我父親,如今父親走了,而我還有幸地在父親離開前為他侍候,我感覺當護士的使命好像已經完成了。原來過去五年的護士生涯就是為了在父親最無助的情况下為他做這一點點的事情。

I believe I have served my calling of becoming a nurse.

經過一年多的考慮,我報讀了一個電腦課程,打算在課程完畢後離開醫護行業,轉投電腦行業。因為我感覺自己已失去了那顆曾經熾熱的心。

對於Zueei的綱主及讀者們,紫琛實在感到非常抱歉,因為這樣子消聲匿跡實在有點不對!在此,紫琛向大家保証一定會在工作與進修的當中,盡量抽出時間再度寫一些文章與各位分享!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紫琛

紫琛的紫,是我至敬愛的公公為我起的。他告訴我「紫氣東來」的故事,「紫氣」在故事中為一幅本來平凡的美景變成異常美麗壯觀的奇景。他希望我一如那股紫氣般在平凡的文字中寫出不平凡。「東來」亦代表了我本身就是從東方而來。 紫琛的琛並沒有甚麼特別的典故,只是從我名字中的「慧」字演變已成。 我喜歡旅行,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到世界各地的每一個角落,學識不同的文化,增廣見聞!至於攝影‧‧‧我實在是非常喜歡!但我對相機的構造其實不太認識,於是便在純靠感覺的角度下拍了一大疊的照片!至於水準‧‧‧則見仁見智了。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The Star Ferry and the Queen’s Piers

These two Piers and the embedded public spaces constitute one of the most unique historical settings in modern Hong Kong.They fought together with Hong Kon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