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惘

0


我跟承志的關係實在是很奇怪。心底深處,我是很喜歡他的,但是每當我與他相處時,卻又一些感覺也沒有。

不知是他這個人難以觸摸? 還是連我自己也被他那對所有人也熱心的性格弄糊塗了?
我根本無法估計到他究竟是不是喜歡我。
「 你是否常常有空? 好像每次約會你出來也很樂意奉陪似的。 」我忍不住問了他。
「 工作可延遲做的,朋友間見見面比較重要嘛。」
「 你是不是對待每個朋友也如此熱誠?」
「 那也需要觀乎那一類的朋友了。」那麼我算是那一類? 會不會算是他的意中人類型?
每次我與他見面也會試探他可有意中人和新戀人,雖然每次他的答案也叫我感到滿意,但是…我真想知道我會不會算是他的意中人類型。
「 你應該會喜歡那種類型的女孩子? 告訴我知吧,好讓我能給你物色物色啊!」
那封媒人利是我怎樣也不會收下的。
「 我想我會喜歡擁有大眼睛、高鼻子、櫻桃小咀和臉型尖尖的女孩子,最好還有高佻的身裁…那就十全十美了!」
「 那豈不就是香港小姐李嘉欣嘛?」我呶呶咀。
「 就是嘛! 看來我還是找個醜醜陋陋的罷了。」他笑著說。
唉! 那分明就是我的相反。 雖然我還不至於迷你眼睛、扁鼻子、大咀巴和四方臉孔,但是怎樣也是不能與李小姐相提並論的了。
雖然此答案未能導致我失去胃口,但始終令我笑容欠奉。
「 你怎麼了? 光吃東西,怎麼連你那杯黑咖啡也懶加糖? 來,讓我替你吧! 三粒方糖 ?」說罷便替我加了糖,還順手替我攪拌飲品。
看,如此細心,叫人怎麼不動心? 真想罵他一頓,叫他別對沒有意思的女孩子如此事事週到。
「 難道你沒有興趣知道我又喜歡那一類型的男孩子嗎?」好像每次也只有我問及他似的,他可沒有把我過問過。
「 也好,你告訴我吧! 我也可替你物色一番。」邊說邊把牛扒掉進咀裏。
「 才不告訴你!」若我說了出來,豈不就是在形容他嗎? 怎可以讓他知道呢!
飯後他開車送我回家,路上我們有說有笑,只是我已迴避再問及有關他對異性的看法了。
甫抵家,我便跳下車,誰不知他也跟著下車,手上不知什麼時候拿了一束白合花。
「 送給你的。 你會接受我嘛?」他正眼看着我。
「 但我可不是你喜歡的類型呀!」我十分不知所措。
「 就是嘛!都說過只好找個醜醜陋陋的算了!」
醜陋…那豈不是… 未待我想完,他已哈哈哈的笑起來。
「 你還未回答我的間題呢!」
「 先給我打一頓才接受你!」跟著我便追在他身後,裝勢要打他一樣。
整條街也充滿了我與他的歡樂笑聲。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紫琛

紫琛的紫,是我至敬愛的公公為我起的。他告訴我「紫氣東來」的故事,「紫氣」在故事中為一幅本來平凡的美景變成異常美麗壯觀的奇景。他希望我一如那股紫氣般在平凡的文字中寫出不平凡。「東來」亦代表了我本身就是從東方而來。 紫琛的琛並沒有甚麼特別的典故,只是從我名字中的「慧」字演變已成。 我喜歡旅行,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到世界各地的每一個角落,學識不同的文化,增廣見聞!至於攝影‧‧‧我實在是非常喜歡!但我對相機的構造其實不太認識,於是便在純靠感覺的角度下拍了一大疊的照片!至於水準‧‧‧則見仁見智了。

No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Edmond Hui 相集

2003 年全球華人新秀歌唱大賽雪梨區選拔賽的冠軍得主- Edmond Hui 相集。 Facebook Comments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