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時的緣份

0


下午時分,阿雪致電話來告訴我要與我分手了,雖然此已是意料中事,但是我依然忍不住趕到她家去請求她收回成命。

也許就連上天也不願再度撮合我倆,我的車子剛剛給我妹妹在幾天前撞壞了。惟有乘巴士乘火車的去找她。
結果糾纏至很晚的晚上才死心地回家。
不知是太失落的關係還是真的有太久沒有乘搭火車的原因,竟胡亂地錯登上了一前往Penrith的直班火車,直至我發現自己已乘了五十分鐘多的車程才曉得是怎麼一回事。
待火車停站時,已來到了一個非常陌生的火車站了,而月台上更是空無一人!
急忙地摸索到應該到的月台後,就看見一個長長頭髮的西人女子站在月台邊的黃線上發呆。
不會吧!在此種時分…我想我已夠倒霉的了。
突然看見她按住肚子找椅子坐下來,此時我才察覺到自己的幻想力可能發揮得太早了吧。
「你沒有什麼事吧?」我主動的問候她。
「沒什麼大礙,可能剛才太緊張而致胃痛發作了吧。」她的樣子很隨和,叫人感到信任。
「也很難怪的,火車要在一時三十分才到達此站,我自己也怕得要死! 還有十多分鐘呢!」此時此地若沒有人傾訴是要崩潰的。
「怎麼你會那麼晚才回家的呢?」可能因為實在沒有人的關係,我倆都可滔滔不絕地說個不停,更甚者我竟連與阿雪的事也告訴她。
「我真不明白她為何可以如此狠心的堅拒我,始終我還是那麼愛她。」本來此番說話應該向我妹妹訴苦的,現在卻全都告訴了她。
「讓我告訴你,如果一個女孩子要離開你,把她留在身邊也不會令你開心的。」
「難道我現在又很好過嘛?」
「很快便會過去的,別擔心!」
我們一起踏上火車,繼續說些天南地北的話,直至我覺得實在太累要小睡片刻。
「到達Beecroft時可否把我叫醒?」我的語氣像對老朋友說話。
「沒所謂,到你的站時我才把你弄醒吧!」
「你不累嗎?」
「我倒覺得尚算精神,你安心睡吧!」
相信我大約睡了不夠二十分鐘,她便把我推醒,「你已到站了,快下車啊! 否則便麻煩了。」
「那麼你呢?」
「我還有半小時的車程。」
「那麼…」因為看見火車已經停了好一陣子,為怕它關門,我便急忙下車。
就連再見也忘記說。
可能每個剛失戀的人也都會特別容易地戀上別人,下車後的我比上車前更失落。
很後悔沒有抄下她的電話號碼;沒有問她會在那個站下車;沒有跟她說再見;更糟的是我竟連她的名子也末知道…
上車前與下車時跟她相處的一小時中,感覺很舒服。
有點像剛剛與阿雪在一起的時候,很快樂。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紫琛

紫琛的紫,是我至敬愛的公公為我起的。他告訴我「紫氣東來」的故事,「紫氣」在故事中為一幅本來平凡的美景變成異常美麗壯觀的奇景。他希望我一如那股紫氣般在平凡的文字中寫出不平凡。「東來」亦代表了我本身就是從東方而來。 紫琛的琛並沒有甚麼特別的典故,只是從我名字中的「慧」字演變已成。 我喜歡旅行,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到世界各地的每一個角落,學識不同的文化,增廣見聞!至於攝影‧‧‧我實在是非常喜歡!但我對相機的構造其實不太認識,於是便在純靠感覺的角度下拍了一大疊的照片!至於水準‧‧‧則見仁見智了。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Sydney – 悉尼的煙花

一向以來,他就當我是男孩一般看待,有吃的玩的,都預我一把。看著他身邊的女伴此來彼後的,卻沒有我的份兒,不禁令我有點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