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累了

0

究竟他是自從那天開始對我冷淡? 我己記不起了。
這幾天我也沒有好好的睡覺,誰叫我己習慣了每晚都要聽了他聲音後才能入睡呢?

「你會喜歡那一種花?」他問我。
「有必要告訴你嗎?」
「當然!我最愛送花給我喜歡的人嘛。」
「…捲心蘭。」
記得當初他追求我時很會哄我開心。

「這男孩子確是英俊,但看他那模樣怪花心的!」絲清早己提醒我,只是我自己不加以理會而己。那時我只是在想,世上根本沒有永恆這回事,只要我倆真心相愛便行了。誰要去管其他呢?

直至今天,我也沒有後悔過曾與他一起。但是我始終放不下這段曾經快樂過卻又冷下來了的感情。「看來家樂是己另結新歡了吧!」絲清得知我與家樂的情況後,下了這個結論。
「不見得這麼糟,可能是早陣子他與家人的問題困擾著他罷了。」
「可能是的,希望是的。」

有時候我真恨絲清為何每每都要說得這樣赤裸裸,但是想真點,她也不過在給予我心理準備罷了。何況,曾幾何時,我亦有過這個想法呢。只是我始終堅持自己想歪了。

其實有時候我也不清楚自己究竟對他還有感覺嗎?我只知每次我夢見他,都會看見那天他與我在巴士站等候巴士的情景……
『那天的風很大,他站在我身後一點。風吹亂了我少許秀髮,吹冷了我短裙下的一雙腿;就只有中間身體的一截沒有被風吹到,其實還有一點暖意。於是我回頭一看,才發覺他把自己身上的外套拉開了一邊來替我擋風。己擋了不少時間了。』
「你的手不累嗎?」
「累是有的,但我寧願手累也不想你着涼嘛。」

是這一幕叫我不能忘記他吧!
是這一幕叫我不停地為他找藉囗吧!
直至平安夜那一晚,我才知自己是這樣天真。

我與絲清一起參加了大學的派對。我一直坐在一旁發悶,突然,絲清走過來,一手都是血。
「你的手為何傷成這樣?」
「剛才與人吵架,過份激動把杯打破了。倒不如你陪我回家休息好嗎?」
「不用了,我的車廂內備有急救用品,走吧!」
「那麼好吧!」正當我與絲清轉身離開,一把陌生女子的聲音把我們叫停了。
「我們也有急救箱,用不着逃回家才包紮吧?」
我轉頭一看,只見家樂手拉着一位臉帶濃粧的女孩子。
我的胸囗立刻像吃了一記重重的悶拳。他竟有勇氣這樣張揚地跟她前來與我碰面。
我與他靜靜地對望着,我可以清楚看得見他的眼神在告訴我應該已明白是分手的時候了。這一剎那,我什麼也聽不到,除了我心碎裂的聲音。
這時,絲清推了推我的手,我才曉得原來她一直在替我與那女子對罵着。
「我們走,真不願與你這對魔鬼共渡平安夜!」說罷便一把將我拉離大堂直走到車旁,她才再說話。
「別傷心,看他倆走不了多久的!」
「把你的手包紮好了再說吧!」她不讓我替她包傷囗,自己包紮好才開車與我離去。

「是大霧嗎?為何四處也是矇矇矓矓的?」我問絲清。
絲清看了我一眼,然後把車泊在一旁。
「那不是大霧,是你哭了。」
「是嗎? 那正常得很。」我說得很平靜。
絲清立刻抱着我 ,「請別這樣,他並不值令你這樣傷心啊!」
絲清因不安心我一人在家,硬把我拉到她家過一夜。
絲清很了解我,她並沒有把我看成一個精神病人般通宵達旦的看着我。她讓我一個人靜靜地思想一番。
我坐在客廳的落地大窗旁看着天上的星星發呆。
絲清說得對,才不值得為他傷心。但我發覺我是在為自己傷心多於為他。
我想我是在為自己太愛尊嚴而傷心,我竟然為了尊嚴而不去跟那女子爭奪家樂。因我深知他並不喜歡她這類型的女孩子,他只是貪新鮮。
我又想起家樂從前曾對我抱怨過我太愛自己而令他感到失落迷惘…

「你何曾有把我放在心中,我撞了車以後,你也不着緊一些?」
「着緊又有什麼用? 你還不是一樣的去跟人非法賽車? 若我真要每次也替你擔心一番,我可要心力交悴了。我才不要變作瘋婦!」
「你這個可惡的自戀狂!」
起初,我還以為他只是開玩笑,誰知他是真的感到不開心。
可惜的是,現在得知一切也是徒然……
無論如何,我終究是要活下去的,難道我還要為他自殺不成?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也許今天真是時候在我倆的關係上寫上句號吧!

是個多月後的事,當我正在忙着後天交的功課時,他那陌生了的熟識聲音從電話聽筒邊傳來。
「你近況可好?」他竟這樣肯定我還末有忘記他的聲音。
「不過不失,你又如何?」
「也都是差不多吧了…正在做什麼事嗎?」
「後天交的功課。」
像一般的舊戀人,我倆沒有話題,靜了下來。
「我真希望時間能倒流至我倆初開始的時候,那時我們是快樂的。」
「是嘛?」我不願回答,他究竟為何說這許多話?
「讓我們重新開始吧!」
「那麼當初為何要結束呢?」
「是我不對,是我一時走火入魔…但你又曉得我的感受嘛?」他繼續,「我從未感受到你全心全意的愛我,起初我還以為你未忘之前那一個,誰知你原來是太保護自己,太自愛了。」
「我以為要別人愛,便先要自愛。」
「我後悔了,她完全及不上你。」
我靜了下來,想起許多往事。想起他曾在電台上點唱了一首『願意一生守護你』給我;我又想起在我某一年生日,他特地買了一大束鮮花給我,又帶了我去欣賞那位世界知名的魔術師表演;我還記得……

「也許我倆都太自愛,太自私了,再開始只會令大家再次受傷害,再度分開。我會選擇留下過去的回憶便足夠了,再見!」

About author

紫琛

紫琛的紫,是我至敬愛的公公為我起的。他告訴我「紫氣東來」的故事,「紫氣」在故事中為一幅本來平凡的美景變成異常美麗壯觀的奇景。他希望我一如那股紫氣般在平凡的文字中寫出不平凡。「東來」亦代表了我本身就是從東方而來。 紫琛的琛並沒有甚麼特別的典故,只是從我名字中的「慧」字演變已成。 我喜歡旅行,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到世界各地的每一個角落,學識不同的文化,增廣見聞!至於攝影‧‧‧我實在是非常喜歡!但我對相機的構造其實不太認識,於是便在純靠感覺的角度下拍了一大疊的照片!至於水準‧‧‧則見仁見智了。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