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醒-莫妮卡的故事

0


雖然我不是什麼大家閨秀千金小姐,好歹也是父母捧在手心上長大的,沒理由讓他們這麼糟蹋…

我一直覺得阿卡不夠聰明,都什麼時候了,還死撐,這可不是假撇清、扮傲骨的時候,有人抓人,沒人抓錢,象牙塔裏關這麼久,妳並不如妳想像中那麼堅強能幹,外頭的日子不容易。

勞倫斯永遠是這樣,不溫不火,沒有脾氣,一個男人連老婆都保護不了,不如閹了算了!“那我的家人也都是真心為我好啊!”,好個屁,又是這句,靠!那叫你媽每天晚上陪你睡好了。

其實也不能完全怪勞倫斯,典型的豪門第3代嘛,家產還沒個影兒,除了有對健康、長壽又長氣的祖父母之外,就是另一大堆倚著老人家吃飯的叔、侄、伯,3代同堂,親戚奇多,當然也包括他二世祖老爸老媽在內,那輪到他放個屁!

這年頭錢的聲音最大,老人家一直都很有尊嚴,受到尊敬,向來說一是一,二是二,沒人敢駁嘴。家裏是台灣中部的望族,做建築生意,阿公是阿扁大總統身邊的國策顧問、兼當地市長。在台灣這種人最巴閉了!官是他,商還是他,爽起來的時候自己勾結自己,想不發達都難。聽說家裏在南澳有個莊園,足足有八分之一個台灣那麼大,上萬頭的牛與羊,誰不聽話誰就去牧牛羊。

阿卡來自南台灣非常保守的小鎮,父母都是公務員,退休之後把所有的養老金都投資在這個寶貝獨生女身上,國中畢業就匆匆忙忙送出國,臨上飛機前老父是這麼交代的:“把妳留在小鎮裏,最好的結果不過像隔壁的阿桃,高中畢業嫁個老實的公務員,生幾胖孩子很快就一輩子。外面的世界海闊天空,父母能幫的就這麼多,妳自己好自為之。”

阿卡本來就沒心思讀書,這年頭碩士博士要多少有多少,天生麗質可是萬中選一,找張長期飯票是一輩子的事,千萬別辜負青春。好歹阿卡還是進了大學,還是最出名的呢!就是那間什麼中央昆士蘭大學,這間學校可了不起,在澳洲每一個叫的出名字的城市都有分校,明明成績單只是參考,you pay, you go的制度下還居然能獲得教育部認可,真他媽夠屌。簡直可為各類型企業的楷模。

反正有一天勞倫斯跟阿卡就相遇相戀,然後就住在一起了,奇怪的事從這就開始:
阿卡本來在市中心租房子,是勞倫斯從家裏搬出來,房租是阿卡繳,但怎麼每個月的水電費賬單在桌上擺\到過期,勞倫斯都沒個動靜…
慢慢阿卡發現,原來貧窮如她,出手仍比勞倫斯闊綽。勞倫斯固定的零用只夠他自己吃喝,其他多餘用的穿的都是伸手向家裏拿,他向老媽要,妻子向丈夫要,老爸又再向老人家要…真是一件另人感到挫折、氣餒的事。

雖然如此,阿卡仍然不是太受歡迎。不管她如何表示熱情,勞倫斯的家人總是冷冷淡淡。本來嘛!一大家子巴住老人家臉色吃飯的人,什麼伯母、叔母之類,誰當初不是跟阿卡一樣,抱著放長線釣大魚的心態進門的,就連勞倫斯的親生媽都不例外,現在多個人來搶杯羹,誰給妳好臉色。

好不容易熬到畢業,小倆口決定去日本深造,他倆也算聰明,與其坐在家裏揀老大人們手指縫裏漏出的丁點利益,不如去國外窩著,還少受點閒氣。反正等多幾年,總有他們一份,老人家再有魄力,百年之後,也不可能有勇氣把財產全部捐給慈善機構吧!

阿卡始終沒去到日本。

臨走前被阿嬤叫進房,原以為是醍省幾句體己的話,沒想到老人家是這麼說的,“別以為妳真有資格跟我的寶貝金孫一起去讀書,叫妳去不過是希望我的乖金孫有個人照顧生活起居,別以為妳真有資格每天上學…”。

“雖然我不是什麼大家閨秀千金小姐,好歹也是父母捧在手心上長大的,沒理由讓他們這麼糟蹋…”,離婚後有一次我去看她時她說的。

果然是我認識的阿卡,我的好阿卡,難得妳還有這份志氣,至少勞倫斯媽就沒有;但話又說回來,也不見得勞倫斯媽選擇錯誤,每一種生活方式都須要付出代價。

阿卡現在自給自足,過的很好,原來有些困難是不必克服的,就算想解決也解決不了,放手之後,世界才是真正海闊天空。

P.S. 喔!對了,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我發誓,純屬巧合。

copyright reserved

www.zueei.com/cinderella
www.zueei.com/cinderella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No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第十三章:四位美女記者2

阿健向米雪展露了一個笑容,然後便全心全意地解開那安全帶, 明顯地那條安全帶並非那麼容易就可以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