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安全的地方

0


Kings Cross 槍枝氾濫程度就如同法拉利在蒙地卡羅一樣,滿街都是,一點也不希奇...

考完大學的那個暑假,我在雪梨著名的紅燈區 Kings Cross 一間名叫“月光”的小酒館做bartender。為什麼會請我一個黑頭髮、黃皮膚的小姑娘? 喔!沒什麼大不了,老闆說希望增加多些華人客源。

上班時間從半夜12點到早上8點,Kings Cross 最墮落糜爛的美麗時刻。那時候反正年輕,不介意犧牲睡眠,何況扣了稅之後一小時還有18塊半的薪資,在當時是很不錯的收入。
酒館24小時開門,除了幾張圓台之外,就是吃角子老虎機,酒鬼賭徒,龍蛇混雜。

店經理Jack,典型的越南人,濃眉、單眼皮、鷹勾鼻,不高,黑實體格,抹了厚臘的長髮綁在腦後,永遠穿著奇怪顏色的西裝,淺綠、灰紫、粉紅,料子有點反光,奇挺,一看就知道是越南城那種200塊3套的便宜貨。

別小看這個麻瓜,聽說他在 5T 裏還很是個人物,其實不意外,這個地方也還要這種人才壓的住場。人不算壞,衰爛賭,男人好色已不希奇,半夜常有隔壁濃妝艷抹、酥胸半露的妓女來搭訕。她們喝免費的酒,他拿免費的便宜,公道自在人心,誰也不吃虧。常常一半就丟下我一個人獨掌大局,他老兄到隔壁公寓銷魂去了。

我從來沒擔心過場內會出什麼亂子,我有 Jacob,他會保護我。Jacob 是店裏的保鑣,190cm的身高,又黑又壯,南太平洋血統,長而捲的頭髮披在肩上,遠看像極了電影裏的大金剛,身上隨時有把 F92。 Kings Cross 槍枝氾濫程度就如同法拉利在蒙地卡羅一樣,滿街都是,一點也不希奇,哪個還混得過去的牛鬼蛇神沒有把炮在身? 但Jacob不同,你看過誰有本事公然拿把槍在手上比劃?人家可是有張合法攜帶槍械的執照。

別看這隻大猩猩平時凶神惡煞,有次半夜下大雨,街上冷冷清清,店內也是,我跟大猩猩聊了起來:
原來他有一個2歲半的小女兒 Emma,以前做過 Manpower,但自從 Emma 出世之後就轉行了,“paid 很好,雖然每次脫光衣服時我還是不太自在,感覺有點羞恥…”、“我不希望用女人塞在我內褲裏的錢幫女兒買奶粉尿布…。”。

全世界的 bartender 永遠都是酒客最好的朋友,尤其是澳洲這樣保守壓抑的社會,小小的酒館簡直就像小小的心理醫院,進了門,兩杯黃湯下肚,各路的英雄好漢都有脆弱感性的一面,bartender 成了大家傾吐心事的知己。

我很少出聲,雖然我也很想知道 Emma 的娘去了哪裡,偶爾笑一笑,點點頭,但我發現好像越不出聲,他們就越講越多,這個世界真的須要更多會聆聽的人吧!

紅燈區有紅燈區一套自己的秩序。就拿 Andy 來說,整條街大概除了警察伯伯之外,每一個人都知道他是此區最活躍的小毒犯。就連對門韓國快餐\店裏洗碗的歐巴桑都知道他有全雪梨最香最好的的大麻,一包65塊,比市價貴15塊,但保証物有所值,童叟無欺。

不,我沒試過,我是聽街口那個黑眼圈超深的皮條客Lama說的。

Andy 本來白天在 Redfen Station 打工,據把他甩掉的前女友 Winnie 說現在全雪梨的火車站時間表都是電子鐘,只剩下 Redfen Station 是手撥鐘,而Andy的工作就是呆在一個密不通風的小房間裏,每隔幾分鐘出來調整一下牆上的鐘,好讓乘客知道下一班火車的進站時間。
“難不成你要我跟所有朋友說我男友是在 Redfen Station 撥鐘嗎??” Winnie嚷道。

此後,Andy 下定決心,洗心革面,奮發圖強,發誓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出人頭地。
我怎麼知道?因為他們那次是在我店裏吵的架。

你猜 Andy 那來的第一筆資金?咱們中國人老祖先說的好,所謂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反正天無絕人之路。
小婊子離開後,留下 Andy 一個人,看他那窘困的蠢樣,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連手都不知道擺\哪好。

“沒福氣的女人!”Jacob 走上去拍拍他,我連忙送上半打啤酒,肯定的向他點點頭。
我知道他需要放鬆一下。

忽然他拿出100塊放進老虎機,bet 5,看那個表情就知道大概這輩子沒有如此放任奢侈過,100塊不多,很快就玩完。

最後一把,音樂突然響起,如天籟般美妙的音樂,居然給他拿到同花大順!5千塊獎金。
大夥圍了上去,是要拿錢,還是double up勒?意見此起彼落,Andy 似乎是天生的賭徒,輸贏不是重點,輸贏剎那的刺激才是他要的。說時遲,那時快,他毫不猶豫的紅、黑、紅!
BINGO! 警鈴大響,同花大順過三關,獎金5萬塊!

左鄰右舍,街上的人都跑進來看熱鬧。
Andy英雄般被圍繞著,每個人都希望沾點喜氣,幾個蛇一般腰身的日本妹兩條手臂已掛在他身上,皮條客們更如蒼蠅嗅到大便一樣成群圍著打轉,都說保証讓他有一個更精彩、更爽的夜晚。連街上的巡邏警察都跟他稱兄道弟,笑著說“好傢伙!有你的!”。

當晚我與 Jacob 拿了豐厚的小費,所以你看,男人只要有錢,還怕一無所有?

我始終迷戀 Kings Cross 的不夜天,如妖嬈美艷、決心墮落的女人,不顧一切,吃得起虧,非尋歡作樂不可。一個充滿妓女、毒品、世人以為糜爛骯髒的地方,褪去外殼後,其實最平凡不過,人人都是為生活,一個安全簡單的地方。

copyright reserved

www.zueei.com/cinderella
www.zueei.com/cinderella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第六章:都市睇真D

事後的報告都說第二宗的意外是在距離第一宗意外大約一個小時之後才發生的。接著的命案卻發生得越來越快,最後差不多是每十分鐘左右就接到一個新的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