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對的主人

0


女人若要如此爭先恐後、惡型惡狀的追求男人,那就算嬴了也等於輸了。

我的生活很簡單,很少參加那樣的派對,我喜歡呆在家。

一向認為天底下最舒服的地方是家,家裏最舒服的地方是床,最放鬆的休閒娛樂是癱在沙發上看本土天王憲哥搞笑,每週一次姊妹們最愉快的社交是東區某間泡沫紅茶。
大概是在國外呆太久養成的壞習慣,連老媽每天都抱怨,希望我多出去走走,認識新朋友,她可不想養我養到30歲。

扭不過蘇珊,我還是去了那個私人派對。
蘇珊是我同事,人漂亮、開朗容易相處,我們又同一組,自然而然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
誠如台北都會8成以上的OL,朝九晚五的工作對蘇珊而言不過是暫時的副業,正職是週末跑遍各式樣派對使出渾身解數刮張長期飯票,從此收山翹腳。

“那間Pub的老闆今天30歲生日,在台北社交圈廣下英雄帖,歡迎所有派對動物。”
“我不是派對動物,我不去。我要回家睡覺。”我懶洋洋答道,星期五下午,沒人有心情工作。
“我的派對姊妹昨天去香港出差了,人家不想一個人去嘛!我不管,妳陪人家去嘛!”
我被她抓著搖來搖去,粘的化不開的聲音,怪不得都說蘇珊對男人有辦法,我一個清心寡欲的女人都無法拒絕,更何況是男人。

派對正門口一輛火紅色的英國跑車吸引住我的目光。
“他就是今天派對的主人,等下介紹妳認識。” 蘇珊向我眨眨眼。

蘇珊就是這點好,從不吝嗇分享介紹優質男人,反正不怕妳搶,有本事大家公平競爭。
又或者她覺得我根本不具任何威脅性吧,不管。反正我也沒興趣,女人若要如此爭先恐後、惡型惡狀的追求男人,那就算嬴了也等於輸了。

時下典型的Lounge Bar,真無聊的派對。
蘇珊像隻花蝴蝶穿梭在人群中,手裏拿著主人家提供的 玫 瑰粉紅香檳,Moet & Chandon Brut Rose,法國原裝進口。我則蓬頭垢面、呆子一樣坐在腳落,手裏握著一瓶礦泉水,還是今早從家裏帶出來的。

這些女人大概都剛起床吧!喝完下午茶,去沙龍做個facial洗個頭,悠閒悠閒美麗的夜就開始了。至於男人的抬頭應該不是執行董事就是二世祖吧!不然誰可以幾個月不吃不喝就為買套西裝或手錶?

“妳看VIP房裏坐在中間的那個就是今天的壽星!” 蘇珊突然在我旁邊坐了下來。
我朝她目光的方向望了去,哈!小廟妖風大,淺水王八多,冤家路窄,居然是安德森跟他那群豬朋狗友。
“妳認識安德森?” 蘇珊睜大眼。
不!我不認識,我何德何能高攀得起他安大少爺?還特別是,大概6年前吧!似乎上輩子這麼久,6年前我狠狠的甩了他一個耳光、刮花他的車之後,我們就發誓從此再也不認識彼此了。
“切蛋糕了!”忽然有人大聲叫。

所有人圍了上去,安德森被幾個城中露過臉的小明星與廣告模特兒包圍著,都爭住在他臉上留下香吻。

看著安德森,我笑了。
安德森永遠都是安德森,最頂極的跑車,最棒的酒,最漂亮的女人,最愛熱鬧的朋友!
人生至此,夫復何求。

我掉進自己的回憶裏,當年分手的理由早就煙消雲散,反正年輕時談的戀愛,任何芝麻綠豆的小事都能釀成巨大的火藥庫。

依稀記得那天下午我狠狠給了伊一個耳光, 伊二話不說,轉頭就走。當晚他大少爺就帶著雪梨上星期剛出爐的華裔小姐在Pitt St.新開的disco徹夜狂歡。

我的電話連續響了一個星期。大部分的人抱著看熱鬧的心態,沒有一個真心慰問的朋友。
又失戀又沒朋友,那大概是我這輩子最慘的一段時間。

我X你媽的XXX,華裔小姐有什麼了不起?從小到大我外婆都說我是全世界最美麗、最聰明的女孩,比妳華裔小姐利害十倍。

就這樣,沒人安慰我,我自己安慰自己、鼓勵自己,將近半年,才又從新站起來。
唉!不堪回首,真不知道是怎麼熬過來的。

“小可愛,又發呆?”回到現實,安德森已經坐在我旁邊。
小可愛!小可愛!這種男人就是嘴賤,凡地球上兩腳直立的雌性動物在他嘴裏都是小可愛。
“妳越來越漂亮了!差點就不認識妳。”
我漂亮?太客氣了!我沒化妝,戴著眼鏡,額頭上還冒了幾顆痘子,身上的衣服早在今早擠公車時已溼過又乾,邋遢極了。
不過,再糟糕也還是比華裔小姐美一點。
“生日快樂!”我微笑看著他。
不!我一點也不覺得尷尬,我有我的自信。這麼多年了,早已鍊就一副金剛不壞之驅,更何況這個男人不過就是台北都會芸芸數萬眾公子哥兒其中一名,他坐在馬桶上的樣子我都見過,還有什麼難為情的。

“要不要也留一個紀念?”他用食指,指指自己的臉頰。
“不了,我這幾天便秘,口臭。”
他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妳永遠都是這樣!”

沒錯。我就是這樣,永遠改不了。我不懂得裝模作樣,不會撒嬌,不討男人喜歡。但我為什麼要討男人喜歡?男人怎麼不來問問我喜歡什麼?我還喜歡在阿爾卑斯山腳下買棟避暑別墅,更喜歡在紐約蘇富比投一幅梵谷的真跡呢!

他媽的我是吃飽撐了?做人不先滿足自己,倒淘空心思去滿足男人的喜歡?
還是實際點好,別說我沒風度,妳親他一下,不過是提供他那幫豬朋狗友日後喝酒時多個話題。
“好累,開了一天會,我要回家了。”我沒說謊,是真的。
“我送妳。”他轉身去拿車鎖匙。
我無所謂,反正還省一段taxi。

至於他?不!我了解這個男人,他更沒有其他意思,不過就是想整件事有個完美的結局,還我一個解釋罷了!6年前他一聲不響的離開,之後我的生活,他是有所耳聞吧。
我不爭氣,終日以淚\洗面,足不出戶,連學校也不想去,天下人看盡笑話。真的,一點也不誇張。

也 該謝謝他 , 能夠獨自熬過那樣的難關,從此世上無難 事 。
那個學期我的認知心理學吃了一個大F。
認知?他們說我連自己都認不清呢!
妳不過一介等閒平庸的女人,祖宗保佑搭上安德森,經過幾個月,駛盡威風也撈夠本了,現在氣數已盡,願賭服輸,還不知足?

姑娘我從沒在乎過全世界怎麼說,但安德森始終是還欠我一個交代的。
一路上我們都沒說話,我不只一次斜眼偷瞄他。

我必須承認,從頭到尾安德森都是個英俊有禮的男人,至少在我面前他一直都是。
曾幾何時,這個英俊的男人在我耳邊說過許\多美麗的謊言,在我房間樓下浪費過許\多寶貴的時間,在我身上花過心思,逗我開心…一直到現在我都覺得榮幸,並且感激。

還有,我知道他不會隨便叫女人小可愛的。他不見得願意在一般閒人面前如此隨意放肆,畢竟我們見過真心,算是老朋友了。

我們有一段共同的回憶,真心的、開心的。
我還記得,我知道他也沒忘。
(所以,男人們,你們看,其實女人是很容易心軟,很容易被說服的。不過短短一趟車,我壓在心頭這些年不共戴天、奇恥大辱的血海深仇,就這麼一筆勾消了,唉!真沒用。)

到了家,下車,謝謝、晚安、再見。
誰也沒有多說一句話或開口留下連絡電話,可能我們可以有一個新的、不同的開始,不過那是另一個故事了。

至少等一件舊的事情結束,新的事情才可以開始。

至於蘇珊,你沒看見我臨走前她那付德性,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怎麼妳一個臨時抓來充場面的小配腳,最後竟抱走了最佳女主角大獎。

我微笑,沒關係,星期一我會慢慢告訴她這個故事,如果她有興趣知道的話。

www.zueei.com/cinderella
www.zueei.com/cinderella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茵萊湖-水上花園

一般人認為耕種都要在泥土上,但茵萊湖的農夫卻在水上築田,種出禾稻,這份智慧不能小覷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