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寫照

0

一大早就開會,9.30am,沒化妝,沒吃早餐\,taxi飛到公司。
一樣,客戶就是愛遲到,還沒見過任何例外。

至於遲到的時間長短則是和所佩帶的手錶價值成正比,真正諷刺。
幾次被逼極了,真想直接打個電話給勞力士,請問你們家系列的錶是不是永遠比別人慢30分鐘以上?

開會永遠達不到共識,最後雙方各退一步,各自交差了事,closing file。
我無法專心,喬已經一個多月沒找我了,我好像還真有點想他。
喬體貼、對我又好,樣子雖然不算英俊,但凡超過35歲事業有成的男人,都是有股特殊的魅力
吧,我想。

成熟的果實,不酸不澀,多汁香甜。
我來收成? 不! 只怪上輩子沒修好福氣,不是我。
再十全十美的男人都有缺點,喬不例外,喬已婚。

喬是另一個故事了,我也不想再提。
一個多月來我也沒約會過其他男人,台北都會裏的男人有著各式樣千奇百怪的毛病,反正想找個好男人之難,簡直不足為外人所道。

就這樣,每天上班、下班、又上班、又下班。

今早出門前老爸才說我臉色蒼白,應該多做運動。
哈!我每天有做不完的運動呢!
我的老闆就是最嚴格的教練,一二三、去開會,四五六、寫報告;甩甩手、今天加班,扭扭腰、報告重寫。

我的老闆是個可憐的小男人,交上去的案子如同一些沒腦沒事幹的有錢太太買衣服一樣,必修必改。沒有原因,不為別的,反正指使別人做點事,好像自己就存在一股說不盡威風。
再一次,可憐的小男人。

天氣越來越熱,早上的公車最可怕,又擠又不夠冷氣都算了,看看那些女人,睡眼惺忪的臉上已經化上濃濃的妝,穿著時髦的套裝,這樣的打扮不是應該走在大飯店裏優優雅雅的參加晚宴嗎?擠在公車上,再漂亮的妝、再美麗的衣服也都糟塌了。

我不幸卻也是其中一員。

小時候是個聰明美麗的女孩,爸媽捧在掌心上長大,要什麼有什麼,衣食不缺、幸運好命。
長大之後才發現原來世界上總有人更聰明、更美麗、更能幹、生活條件更好,更幸運…
長大最討厭,人長大了便有七情六慾,七情六慾這玩意兒讓人開始步入紅塵,從此吃苦。

有的時候突然可以了解,為什麼有些女人寧願就為了擁有一個私人司機而願意犧牲一切。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這樣,拿你有的換你沒有的,銀貨兩訖,很公平。
能換到算很不錯了呢! 起碼人家有換的條件,有些人想換還沒資格換,也不是人人都有那個好運氣。

像我,從此擠在公車上,紅塵中靠自己一雙手應付這千瘡百孔的生活。
瞧瞧!到底誰才是聰明女?

38G 的 AV 女優來台代言科技展,城中又掀起一片波霸熱。
我真搞不懂,這些各式樣展覽中穿著清涼的宣傳女郎或寫真女星們,才10多20歲的孩子啊,雖說是青春無敵,站在台上騷首弄姿,一舉一動像個成熟世故的女人,讓人輕易的忘了她們其實什麼屁都不懂。

更糟的是,她們明白性的力量,擺\出各種撩人的姿勢,做出可笑的調情動作。
她們到底想搏什麼?男人愛慕的眼光、金錢、甚至好的規宿?別開玩笑了。

女人千萬、千萬、千萬別選擇性感作為誘拐男人的武器。

老實說,這是一個很爛的武器。有些才華洋溢的女人在大學裏教書,有些在矽谷做科學家,有些能彈一手好鋼琴,有些則能做出最可口美味的佳餚。

但是性,每個女人只要躺下來,張開腿都能做到。而這些笨女人竟然想提高性的地位,讓它具有藝術型態,真他媽笨的可以。

如果這些女孩都能按照計畫唸完高中,然後進大學繼續學業,那麼很快的,她們就會發現,現在那些眼睛死盯著她們身體不放的男人其實粗俗不堪,都是該下地獄的廢物。

一定都是社會的錯。反正自己不願承擔的事,怪社會準沒錯。
放眼現今職場,女人爬的快過男人、賺錢多過男人的職業包括:模特兒、陪酒公關、女演員…這種情況只要存在一天,女人就會認為自己的身體是有特殊價值的。

好好好,就算是女議員、女老師、女新聞主播,哪一個不是多少也得營造出一店性感的形象?
可憐的女人一次又一次學習到,性原來是她們唯一的武器。
又蠢又可憐。

話說回來,關我什麼事? 生活無聊透了,30歲不到就成了老古板,灰暗的人生。
中午到對面巷子買飯盒,經過隔壁工地,幾個工人也在休息,打著赤膊、汗流夾背,每人手裡拿罐啤酒,眉飛色舞的在討論六合彩…神情興奮、滿臉通紅。
所以你看,快樂跟權勢、金錢、地位其實沒多大關係。

有的時候真想學世外高人的傲骨,到西澳鄉下開間炸薯條店,青山綠水,逍逍遙遙一輩子。
人貴自知,自己根本不是那樣有慧根的人,還是繼續漂蕩在塵海裏,沒事發發牢騷,心情不好時睡一大覺,起床後繼續努力跟生活奮鬥。

繼續貪、繼續嗔、繼續癡、繼續疑、繼續慢、繼續心動。
繼續尋找下一個好男人。
我的生活。

zueei.com/cinderella
www.zueei.com/cinderella

About author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Wing Chun

It is taken from Grandmaster Jim Fung’s Wing Chun Academy Syd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