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表妹

0


男人嘴巴上說約會應當坦承、直接、真心,但實際的行為卻完全的背道而馳...

暑假到了,芸芸來我們家玩。芸芸是我的表妹,住在台中,印象中幾乎沒有這個表妹的存在,上次見到她應該是16年前喝她的滿月酒吧!所以當她跟在老媽後面進門的時候,到還真嚇了我 一跳。

芸芸是舞蹈科的,168公分的身高加47公斤的體重,青春永遠是無敵。如果你還看過她站著伸懶腰時玲瓏有緻的身體所呈現出的弧度,你會了解為何溫莎公爵放棄江山擇美人。美人,即便我是女人,我也要美人。

知道自己其實年紀早就不小了,但還真沒想過居然也能看著一個手掌大B.B.長成亭亭玉立的少女。生命就是這樣子吧!轉眼間,十年又十年,一下子就過完,成功\最不可缺的關鍵是運氣,飽讀詩書卻一事無成的乞丐滿街都是。

芸芸說想進藝術學院,然後將來跟著俄羅斯明星節慶芭蕾舞團去到全世界做最正統古典芭蕾的巡迴表演。好、好孩子,夢想永遠在還沒實現的時候最偉大,你總不能說一個3歲的小孩立志要拿諾貝爾獎是天方夜譚吧。年輕真好,自負又自信,居然不相信原來這兩件事都是會隨著時間而莫名其妙消失的。

第二天芸芸約了上個星期她參加露營時認識的男生出來吃飯,她也不過就是為了這個原因,才假意來台北探我的。看的出來芸芸很是喜歡他,強拉了我做陪客,請我幫幫眼。

很漂亮的一個男孩子,濃眉大眼、挺直的鼻樑,薄薄的嘴唇一直抿著,似笑非笑的。一看就知道是個blue blood,芸芸好眼光。果然這個叫史恩的漂亮男生剛剛從NYU畢業,主修設計,目前在老爸的建設公司裏實習。換句話說,史恩來自一個中上家庭,喝過幾年洋墨水,最平凡普通不過的男孩子。

那次約會之後,一個星期過去了,史恩沒有再找過芸芸。奇怪,我也認為他是對芸芸有興趣的啊。看的出來芸芸失望極了,你不能說芸芸沉不住氣,畢竟一個星期對16歲的少女而言,簡直是半輩子那麼長了。

‘我要不要再打一次電話約他?’。

不!我反對。
千萬不要!我不是反女權主義,更不是思想老舊,女人不要主動追求男人的理由很簡單,因為那、根、本、行、不、通。

事實已經證明六十年代的女權主義完全是場空談!女人可以肯定自我的價值,並藉由教育、工作、友誼來充實自我,但女權主義永遠無法改變男人的本質。

男人是天生的侵略者,他們喜歡面對挑戰,管它是股票,籃球,還是女人。
女人主動追求男人的結果,就如同獵人與獵物的關係。
當獵人猛追著獵物時,成為箭靶子的獵物首先會死命的逃跑,因為他感覺到被爼擊的危險,最後就算最後真給妳追上了,也是一隻筋疲力盡、厭厭一息的身體,心早就不在了。

男人嘴巴上說約會應當坦承、直接、真心,但實際的行為卻完全的背道而馳。他們事實上只會對有挑戰性、神秘、難捉摸的女人感興趣。

‘那我到底該怎麼辦?’芸芸煩惱極了。
怎麼辦?在等等看囉!男人女人之間不就是這麼回事,誰先耐不住、等不及,誰就輸了。突然想起曾經看過的一則笑話:男人就像瓷磚,一開始如果處理不好,那馬上就得整片換過;但如果開始時能好好慢慢的處理,以後20都能舒舒服服的踩在上面。

我羨慕芸芸,年輕真好,隨便一個白淨整臉的男人都能讓人那樣動心。在過幾年,還愛的動嗎?或說,曾經和某個痞子交過手,妳還敢愛嗎?想當年,純度 那樣高、那樣天真的愛,卻給了那樣輕薄的一個人。

做女人最慘就在這,再怎麼吃虧上當都不會學乖,永遠放不下自己,那個自認為靈氣多情、傻傻付出又癡癡等待的自己,40歲都還想掏真心談戀愛。
笨!

我何嘗不也就在等一個男人?我知道喬已經跟他老婆分居許\多年,但他一天不正式離婚,我就不依。

其實如他所說,‘什麼都給妳了,難到就差一張紙?’
差!當然差!我千萬不能心軟,只要稍稍退一步,就會跌入萬杖深淵,將永世不得超生。做了他的女朋友,那我不就跟他身邊那些什麼嘟嘟、玫瑰一個模子,大家男歡女愛,各取所需,到頭一場空。

他大爺這次大概真讓我逼極了,脾氣一來,心一橫,2個月沒一通電話來,把我打入冷宮。
我不是沒掉過淚\的。但在這個鋼筋水泥的城市打滾這些年,沒有一付鐵心銅肉是無法生存的,這年頭還有誰真沒有誰就活不成了?

言歸正傳,史恩最後還是舉了白旗投降,打了電話來解釋說前兩天被老爸捉去香港出差。我跟芸芸相視而笑,大家心理都有數,但男人嘛!有時候咱們做女人的也還是得寵寵他們,面子還是要幫人家要顧的。

芸芸大獲全勝,抱著我親了又親,然後開始了她人生第一次的暑假戀愛。

www.zueei.com/cinderella
www.zueei.com/cinderella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