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ablanca – 緣止卡撒布蘭卡

0


我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酒店,才發覺滿天的沙塵竟也已散去,天空已回復了一片清朗.我並沒有立刻回港;一個人在摩洛哥繼續行程..

蔚藍的天空,逐漸被撒哈拉沙漠吹來的塵土掩起來,早上的晴朗在瞬間褪卻,幻化成午後的灰沉沉.坐在露天茶座的我脫下墨鏡,輕輕提起那典雅的法式茶杯,嚐了嚐地道的薄荷茶,赫然是既濃郁又別緻,正如卡撒布蘭卡這城市,處處透著出人意表的驚喜;滿以為這位處北非的名城是個落後的鬼地方,誰料到步後,竟發覺這是個饒有歐洲味道的好去處;我的男人真有一手,沒有選錯地方.

他?他不是我丈夫!我的丈夫還在香港,也沒有甚麼好說的,五年多的婚姻,就像糖衣咳糖一般,除了最先的一層薄薄的甜蜜,之後全都是苦澀的;但這也不打緊,我可以自已找尋快樂嘛!正如這次和他的旅行,不就很愜意嗎?

他俊嗎?也還好.就是朝著我走過來那一個;對了,就是他.我喜歡他對我的殷勤,當然可能也只是為了討好我罷,怎麼說也總是聊勝於無.用我那可惡的丈夫的金錢,向他購買我的快樂,不正是最恰當了嗎?

他從容的在我身旁坐下來,柔聲的問:『下午要去古城嗎?還是去回教寺,那裡...』
我不待他說完,便慵懶的擺了擺手,他識趣的住了口,從皮夾挑出一張十元的美鈔,遞向恭敬地站立在一旁的本地導遊,示意他可以回家去了.那戴著小帽子的阿拉伯小伙子眉開眼笑,用不純正的法話Merci..Merci的說了一大堆客氣話,才捨得慢慢的走遠.

他嘴角帶點微笑,把眼睛瞇得只有一條線,深情又帶點貪婪的望向我,這壞小子!我用指尖輕輕拂過他的手背,他吃吃的笑起來.一股原始的慾念從心中昇起.他輕輕挽著我的手,穿過充斥著橄欖油氣味的酒店餐廳,徐徐地走向通向客房的升降機大堂.

『叮』的一聲,升降機門打開,他已經急不及待把嘴唇湊上我的頸項來,我不自覺放浪的笑了起來;純是感官的刺激,已令我們漸趨忘我,相互在期待著發洩受壓抑的愛慾,偏偏這時我的手電不通氣的響起來.
『喂喂喂!唉呀,不好了啦!你先生適到車禍,在送院前已證實死亡...』電話的那邊傳來焦急的聲音.
剎那間,我有點如釋重負的感覺,恍惚一個期盼已久的願望.霎時兌現了.不好了?這是個好消息呀!再也不要受他的氣,而且更可承繼那份蠻豐厚的遺產啊!我心理沒有一點不悅,只是來得有點突然吧.

可惡的他不知就裡,還在用鼻子嗅我的粉頸.唉呀!我怎麼可以讓他這樣?我驀然覺得他的挑逗索然無味,甚至有討厭的感覺.我猛然推開了他,轉身走回升降機裡.他錯愕的望著我,不知所措.
『我們就此算罷,以後也不要再找我!』說完這句話,我已迅速的把升降機門關上.

我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酒店,才發覺滿天的沙塵竟也已散去,天空已回復了一片清朗.我並沒有立刻回港;一個人在摩洛哥繼續行程,只是心境已經平靜如昔,沒有待發洩的愛,也沒有要忘記的恨,更再不需要一個隨傳隨到的男伴.

Casablanca
Casablanca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GURU

GURU,也就是Jeff Chow,是個經常徘徊在理性與感性之間的大男孩.一方面在金錢掛帥的金融市場工作糊口,一方面又堅持掙不到錢的寫作活動;在兩者平衡之間,取得了生活上的滿足和創作帶來的快感. 現在除了寫作大都會情緣故事,也在其他網站撰寫股評及與金融活動有關的雜文.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