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kusa – 淺草情夢

0


是櫻花盛開的季節吧,學季已近尾聲了,父親又催促著要我返回香港,和他夢一樣的戀情,卻偏又令我不知取捨.

寺前的一排一排的紅燈籠,是我最酷愛的景致.穿過了擺\放著巨型草鞋的雷門,裡面的大樹旁邊,掛滿了小屋形狀的許\願牌;我肆意的撥弄著,在窺看別人的心語的同時,掀動的除了一塊塊木造的小屋,還有一層層夢樣的憶思.尋尋覓覓之中,心底早知會落直空,偏又不介意失望;難道三年多前掛的,還會在這當兒嗎?沉思間驟眼瞟見左方,一只修長而熟悉的手,也在輕輕撥弄著掛得密密麻麻的小木牌,難道是他?

我曾在東京上大學,是最後一年了吧!趁著節日跟著幾個日本女生,到淺草雷門觀音寺來湊熱鬧.當看見一大群頭上纏著白頭巾的壯丁,抬著沉重而莊嚴的神龕穿過雷門走進來,就在這些許\願牌的旁邊,我們把事先摺好了的彩色紙鶴,一股腦兒的灑到神龕頭上,前頭的一個壯丁不禁皺起眉看過來,我霎時間窘頓不已;在四目交披投的剎那,從他──小原宏二的眼中流露的,漸漸的由嚴肅變成溫柔;如夢一樣的邂逅,就這樣在色彩繽紛的紙鶴中開始.

他是個標準的圍棋迷,而且剛考進了日本的專業棋院.我最愛在他與友儕下棋的時候,依偎在他身旁,無言的看他全神灌注,而又淡然自若的神情;而他喜愛在默默想著棋路時,用他那修長的手輕柔地撫弄我的長髮;在這一刻,濃厚的幸福感覺將嬝嬝地冒升起來,每每讓我不自覺酣睡在他懷裡.是的,他這自信而冷靜,更帶點禪味的神韻,是我深愛他的原因,但也是我們分手的導火線.

是櫻花盛開的季節吧,學季已近尾聲了,父親又催促著要我返回香港,和他夢一樣的戀情,卻偏又令我不知取捨;那一天,我們一起到觀音寺許\願,各自寫了張小木牌掛了起來,然後我借故逗留在他獨居的房子裡,直到深夜.
晚上,就在他熟悉地撫摸著我的長髮的時候,澎湃的青春,臨別的徬徨,教我大膽的把手透過襯衣伸進他胸膛,那時候,我還是個處子啊!誰也知道這是個極大的誘惑.年青的他,當然按捺不住,很快,他的手也開始不規矩起來.我一邊在慶幸奸計要得逞了,另一邊,女性天生的矜持,令我的身軀輕輕的抖戰起來.驀然,他坐直身子,眼光直望著兩尺外的棋盤,一如平日下棋一樣,冷靜得像個點禪師一般.
不要!
甚麼?
妳還要追求妳的理想嗎?我明早還要參加本因坊預賽呀!
牽強的藉口!就這樣,他拿了他的外套奪門而去;而我,在他的床上哭了一整夜!就這樣,我們白白錯過了這最後一個共同度過的晚上;就這樣,隨著櫻花的凋零,我們在淺草的夢,悄悄的不辭而別.

嗯,真的是他!從修長的手望上去,竟然是張熟悉的臉!我頓覺惘然不知所措.咫尺之間,他看見我嗎?也許\沒有,但畢竟已是一種緣份了吧.他在找甚麼?那天一起掛的許\願牌?抑或是那一刻的舊記憶?我不願知道,也不願多想!就讓那份舊片段,完完整整保存在腦海中,便已足夠;不須解釋,也毋須再反覆推敲...
宏二...宏二...
來了!
溫柔的女孩子聲音從寺門外傳來,他像陌生人在我的身旁走過,正當我準備轉身而去,我眼尾隱約見他朝著我淺淡的一笑,淡靜而又帶點禪味.

Asakusa
Asakusa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GURU

GURU,也就是Jeff Chow,是個經常徘徊在理性與感性之間的大男孩.一方面在金錢掛帥的金融市場工作糊口,一方面又堅持掙不到錢的寫作活動;在兩者平衡之間,取得了生活上的滿足和創作帶來的快感. 現在除了寫作大都會情緣故事,也在其他網站撰寫股評及與金融活動有關的雜文.

No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Cinderella’s Room

不知大家對童話中的灰姑娘有何憧憬? 有否想過在現實生活中與她重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