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nburgh – 愛丁堡重遇

0


我把剛洗燙過的套裙穿好,暗自也為自己感到自豪;想不到一個錯誤的開始,竟然造就了今天的榮耀.

音樂聲沿著皇子大道悠揚的傳到舊城區來;我從窗子望出去,看見一小隊穿著紅色格子呢絨裙的高個子,正捧著傳統的蘇格蘭風笛,從城堡那兒,邊吹邊走的朝著皇家蘇格蘭學院進發.心忖著也該是時候準備一下,今天是我的大日子呀!

我把剛洗燙過的套裙穿好,暗自也為自己感到自豪;想不到一個錯誤的開始,竟然造就了今天的榮耀.據說這個獎是第一次由非英國本土學生奪得的呀,查理斯皇子也親臨學院來給我頒獎呢;難怪學院方面也籌備了有史以來最盛大的畢業典禮.

其實我在這裡的四年,並不一帆風順;那時候來愛丁堡,是因為Ronald要來皇家蘇格蘭學院唸音樂,硬要我也來這兒陪他;他的家世顯赫,我的會考成績也不錯,就在他的經濟支持,加上一番斡旋之下,我就胡里胡塗的進了這兒的文學院唸英國文學了.

但這是個錯誤的開始,只開學了一個星期,我跟Ronald就翻了瞼,他一聲不響的就退了學,後來據說轉到劍橋大學去了.剩下我一個人,既是剛失戀,生活費又沒著落,真是徬徨到可以!當時連回港的機票也負擔不來.只好硬著頭皮繼續上學去;幸好還沒到一個星期,香港的愛丁堡助學基金計劃,竟然主動的聯絡我,挑選了我成為愛丁堡唯一受到助學金的華籍學生.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呀.

就憑著這個助學金,加上課餘在中國餐館兼職的收入,總算自給自足的把大學課程完成;也許就是因為得來不易的緣故罷,我自覺這四年是我學子生涯中最勤力的四年,成績也意外的好,畢業的論文更被校方推薦,而獲選莎士比亞文學年獎首名呢‧

砵!砵!校方來接我的車子在催促了‧我把學士袍套上,拿起黑色的四方帽便
慌忙的登上車子去.還沒有下車,已經看見校長老早站在禮堂的入口,該是在等來觀禮的貴賓們罷.我的車子繞過去,正好停在他身旁.我下了車向他問好,攀談了幾句客套說話,正準備要進去禮堂按號入座,他輕輕的拉著我的手.
『來!陪我等一下,助學基金的主席專程從牛津趕來,想見見你;他也曾在本校讀書呢!』
四年來,多虧這個助學基金的支持,我也很想當面向他們道謝一番;而且我可以自豪的說,我的成績正好向他們展示,他們的助學金正用得其所呢.還沒到五分鐘,一輛深藍色的英國轎車緩緩的向我們駛來;校長用手整理一下領帶,連忙的迎上去,我亦步亦趨的跟上去.

從車子裡走下來的是個穿著整齊禮服的年青漢子,霎眼間有點眼熟,一時想不起來,而且瞬間又被校長的背影遮掩著,我只好靜靜的候在一旁.一番寒暄之後,校長轉個身來,向我伸出手說:
『讓我給你們介紹,這位是愛丁堡助學基金主席...』
『謝謝你,我們早認識了;近來好嗎?』
年青人打斷了校長的開場白,逕自把手伸過來;我一時間摸不著頭腦,只是把手伸出去盈盈一握;定神一看,哎呀!怎麼會是他!心裡不知是甚麼滋味.只好客氣的先打開話題:
『聽說你轉到劍橋去呢?』
『其實是牛津才對,』他笑笑的說:『其實當時真有點捨不得你,但如果我留下,我們的時間可能都花到其他地方去了,碰巧我父親是助學金基金的主席,所以迂迴的用了這個方法...』
『你的父親是主席?我還以為你是...』
校長這時才插得上口:『兩個都是,他父親是上一任的主席,Ronald是現任的主席啊!』

Edinburgh
Edinburgh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GURU

GURU,也就是Jeff Chow,是個經常徘徊在理性與感性之間的大男孩.一方面在金錢掛帥的金融市場工作糊口,一方面又堅持掙不到錢的寫作活動;在兩者平衡之間,取得了生活上的滿足和創作帶來的快感. 現在除了寫作大都會情緣故事,也在其他網站撰寫股評及與金融活動有關的雜文.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