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ebukuro – 池袋.期待

0


每次到拉麵店裡來兼職,她總會這樣忐忑的期待著,直到看到持著結他的他,悠悠的坐在站前唱,縱然隔著一大扇的玻璃櫥窗,也聽不見他在唱些甚麼;但是就只是看著他,便總有點快慰.

她習慣的從早稻田大學乘搭山手線到池袋,回到站前的拉麵店,看時候尚早,慢條斯理的換過了工作服,才施施然的到店面幫忙.旁晚才剛開始,人客還是疏疏落落,她還可以抽點空和老闆娘聊聊天,不過隨著夜幕漸垂,人客逐漸增多,她再也顧不了聊天,只忙得個七葷八素.

好不容易才到了九時多;應接不暇的她,忙裡還是偷空朝池袋站前的廣場悄悄張望.看見那裡人來人往,卻不見的蹤跡;心中難免有點失落.每次到拉麵店裡來兼職,她總會這樣忐忑的期待著,直到看到持著結他的他,悠悠的坐在站前唱,縱然隔著一大扇的玻璃櫥窗,也聽不見他在唱些甚麼;但是就只是看著他,便總有點快慰.她來來回回在店面裡走了好幾遍,也悄悄的張望了好幾番;嗯,來了!她的心突然又快速的跳動起來.

她在早稻田進修語言翻譯,閒時便找些工作幫補一下留學的費用;不少同學都在政府部門,或是洋行裡找份兼職的差使,一來薪酬高一點,工作環境也較舒適,但是她就寧願收入少一些,也堅持在這拉麵店上班,別人只管她是個不熱衷賺錢的中國學生,貪近便在那裡工作;只有她自己知道,是為了每天透過櫥窗看他在街頭唱歌的樣子.

站前的人群漸漸讓開,形成了半圓形的空間,一個長髮的日本青年,持著結他不斷的唱著樂與怒,間中有些合了圍觀者的脾胃,惹來了連串的掌聲,有些更會放下一千或兩千丹作打賞,但他期待的不單是這一些.有時候夜裡,表演完畢之後,他也會到她的拉麵店吃點夜宵,那時候,她卻從來不敢正眼看她.反而他有時候會向她微笑一下,為她帶來半刻鐘的困窘.

是另一個下著雨的旁晚,她又從大學趕來拉麵店兼職,原本想著這樣的天氣,那櫥窗外的他斷不會出現,她也沒興頭到店去,可是老闆娘說身子有點不適,她只好打著雨傘趕來.

旁晚才剛開始,店裡只有一個背著店門的顧客,穩穩的坐在當兒,看煙灰盅裡,歪歪斜斜的躺著兩三個煙屁股,他該坐了好一些時候罷.她急著步的走進店裡,忙著把雨傘收好,也忙著向店裡的更衣室走去,正好在那背坐著的顧客擦身而過,那顧客輕輕的喚她,她驚愕的停下腳步,回頭一看,哎呀,怎麼是他?怎麼會是那個持著結他的大男孩?一時間,兩人靜默的對望,沒有聲音.

還是他先開口:
『也許要離開一段時間了,剛剛有經理人公司跟我接洽,可能要接受一些訓練,再不能在站前表現了.』
『是嗎?』她出奇地冷漠的說.
『很捨不得這裡,站前的地方、拉麵店、還有妳!』
他伸出手去握著她的手.她木然沒有反應,似乎有點失魂落魄;雖然他們甚少交談,甚至連名字也沒有互通,但沉默之中,卻又顯然是有情感在悄然流動;差不多半分鐘,她突然掙開他的手,徐徐的走去更衣室裡,她再也忍不住,低聲的啜泣起來,只是哭,只是哭,也不知甚麼時候,她再走出店面,店裡一個顧客也沒有,只是在他曾坐下來的座位上,留下了一張名片,上面印著寥寥的幾個字:『S.M.A.P.木村』.

一年之後,她在香港看到了一段這樣的報導:『木村拓哉的首張個人大碟比樂隊的更暢銷,據說很喜歡到池袋站前的拉麵店光顧...』旁邊還有一張照片,裡面有一張她熟悉的臉.

Ikebukuro
Ikebukuro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GURU

GURU,也就是Jeff Chow,是個經常徘徊在理性與感性之間的大男孩.一方面在金錢掛帥的金融市場工作糊口,一方面又堅持掙不到錢的寫作活動;在兩者平衡之間,取得了生活上的滿足和創作帶來的快感. 現在除了寫作大都會情緣故事,也在其他網站撰寫股評及與金融活動有關的雜文.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劉桂珍

我一位要好的朋友,曾任小學教師,於2001年獲得最受歡迎老師的榮譽,深得學生的愛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