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ohisung – 高雄艷事

0

夕陽傾斜地照在高雄的愛河上,河面泛起了片片閃爍的鱗光,間或有三三兩兩的海鷗飛過,劃破河畔的沉默.在月兒初掛上樹梢的當兒,戀人們一雙一對的,悄然在河的兩岸各據有利位置;有些在喁喁細語,有些在打情罵俏,更有些更索性在深情擁吻.

低著頭的他把手插在褲袋,獨個兒在這愛河邊漫無目的地徘徊;在這有影皆雙的浪漫氣氛中,落了單的他更形孤獨;但是誰又想這樣,欠了一屁股的債,還可以開溜到那裡去?唯有用僅餘的一千幾百塊,飛來高雄避一避再打算.

『是榮哥嗎?我就知道我會遇見你!』是女孩子的聲音.
阿榮心中一懔,抬頭向遇面來的女孩子看去,一張秀氣的臉龐影入眼簾,清湯掛面及肩的長髮,很給人好感;是有點眼熟,卻又一時想不起來.
『一定是阿姨告訴你,我來了這兒工作罷!』女孩喜孜孜的說:『你啊!好沒良心啊,要人一等就三年多啦.』
阿榮這才記起這個三年前在台北相識的小雯;那時候,他跟隨朋友來台灣玩幾天,心想台灣女子比較熱情開放,就在保齡球場邂逅了這個小雯;也不是要想甚麼談情說愛,只不過是希望有個一週十天的霧水情緣罷了.

既然是遇上了,阿榮已是山窮水盡,難免起了要打她主意的念頭,心想即使拿不到甚麼彩頭,至少也可風流快活一番.小雯那裡知道他的鬼主意,熱情的就拉著他一起到六合夜市去,到結帳時見他結結巴巴的,就在檯底下塞了張五百塊的新台幣過去.阿榮會了鈔.雖然的面子是保住了,但始終是用女伴的錢結帳,心裡滿不是味兒;只是小雯毫不介意,還是興高采烈的逗著他說話:
『那天你一上機,我就到三鳳宮去問媽祖,祂許了你一定會回來我身邊呢.可是啊,我不依呀!妳就捨得這麼久才回來...』
阿榮支吾以對,怎想到小雯竟然這麼痴情,聽著她的鶯聲燕語卻是無比受用;人家說台灣女孩溫婉體貼,教人吃不消,看來真的不假;阿榮順勢挽著她的手,兩個人宛如熱戀中的情侶般並肩而行,他眼尾瞧見左面的路口,情人酒店的霓虹燈在閃,便拖著她不懷好意朝那邊走去.

小雯還在嬌嬌柔柔的在說個不停,彷彿想把三年來儲起來的悄悄話,一股腦兒傾訴出來,那裡曉得阿榮這壞東西的鬼胎;兩人徐徐的走著,不經意已到了酒店門前,阿榮輕輕的拉小雯的手示意,她抬頭看見酒店的招牌,面都飛紅了,只是輕輕的搖頭,腳步沒停下來,也不掙脫他的手;再走了三數分鐘,又是另一間情人酒店了;阿榮此時已是難以按捺,又輕輕的拉她的手,想不到她這次居然就依著阿榮,就跟他進了去,阿榮當然喜不自禁.

一夜纏綿,阿榮早上醒來,沒了她的影蹤.算了罷,該上班去了;他還在盤算反正回港要面對債主臨門,倒不如就跟她在高雄雙宿雙棲算了罷;只是昨天沒留下聯絡電話,可怎樣跟她聯系上呢?沒辦法,他只好獨個兒,在街上躂蹓,可是一連三天,就是沒遇著她,身上的盤川也已用得七七八八,不得已還是要硬著頭皮回香港.

剛下了飛機,還沒有三十分鐘;阿榮的手電便響起來了.
『榮哥,該籌措到了吧.』高利貸的債主語氣竟出奇的客氣.
『還沒有?榮哥,別耍我啦.你的影碟已經出版了啦,鴨寮街跟市廟街都在賣啦.小說也該有三五萬塊進帳...甚麼影碟?別裝蒜了.早知你肯拍小電影,下次讓我們安排就可以啦...甚麼,真的沒有?』債主立時變了兇巴巴的:『那麼,你可怪不得我們...』

哎呀,難怪得她那夜刻意逢迎!阿榮不禁懊悔起來,現在他面對的不只是如山的債務,還有...

高雄愛河
高雄愛河

About author

GURU

GURU,也就是Jeff Chow,是個經常徘徊在理性與感性之間的大男孩.一方面在金錢掛帥的金融市場工作糊口,一方面又堅持掙不到錢的寫作活動;在兩者平衡之間,取得了生活上的滿足和創作帶來的快感. 現在除了寫作大都會情緣故事,也在其他網站撰寫股評及與金融活動有關的雜文.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靈谷寺

南京沒有太多景點,中山陵、明孝陵是最大的景點,靈谷寺又正正在這兩個景點旁邊,而且三個景點門券套票較平,所以也順道來逛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