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aka – 冷戰在大阪

0

跟他一起已經七年了,再次和他來大阪,已經沒有初次來時那般興奮,畢竟大家都已經有點太過熟悉,生活的小節都一清二楚,沒有了初相識時的新鮮感和互相試探的那種樂趣,即使晚上在酒店房中偷偷幹的那回事,也逐漸淪落成例行公事.他待我當然算好,但是和我理想中的伴侶實在差天共地,既沒有事業基礎,人又不夠浪漫(以前也不是這樣子),就只是還算疼我;要結婚嗎?偏又不願放棄獨身的自由;要分開嗎?投資了七年多的感情,又豈可隨意便放手!於是跟他的關係,便逐漸有點膠著的狀態.

幸好大阪還有很多的好地方,我們先去逛了大阪城,再去環球片場玩機動遊戲,晚上在心齋橋一帶吃晚飯和逛街;但是啊,一看見他吃飯時那付德相,總是嫌這樣貴,嫌那樣不便宜的,我就火大了,這麼多年了,他就改不了這一點;這麼難得出來旅遊,就不可以讓我從容的吃一餐好的嗎,想著想著,又不禁跟他冷戰起來.

冷戰歸冷戰,千山萬水的來到日本,行程還得繼續;第二天去了神鹿公園,再乘車到京都的清水寺去;清水寺由一組橘子色的建築物組成,雖然不算十分宏偉,在莊嚴中卻有點冷冷的禪味,在寺的右方有一處庭院,把山溪流下來的水分引成三條幼小的水流,供遊人飲用,據當地人說,三條小水流,分別代表智慧、健康和財富,每個人只可選擇其中兩者飲用,如果三者都喝了,那麼三者都將會得不到;我想了想,拿起水殼搯了智慧和健康來喝,眼尾卻瞧見他喝了健康和財富;我不禁皺起眉頭,小聲的說:『怎麼你這人這麼俗氣,就連此刻也想著要財富!』
跟他冷戰了大半天,難得我跟他說話,他忙不迭的便答起話來:『有妳在我旁邊,還需要甚麼智慧,有妳替我打點打點呀.』

這小子一句說話,倒令我反思起我們的關係來,是這樣嗎,倒也有點是;他在生活上的小節,不少已經倚賴我,甚至是由我支配,好像這次到大阪來,也是一切由我決定;而他呢?如此甘於受我擺弄,當然是源於對我的愛惜;七年了,我們生活上的模式已經徐徐由獨立個體而轉變成互相倚賴,甚至於不能分割;誠然每個人都有他的優點和缺點,而愛一個人當然要包容對方,正如他處處讓著我,不就是包容我的表現嗎?其實我們之間的關係也並非一無是處,男女之間的關係,有時候就像清水寺前的那三道溪水──你只能把握那些最重要的,而放棄那一道不重要的;如果你太著緊要把握每一段流過的小節,反而可能全部都失去;我默默望著他,心中的溫暖漸漸升起;驚覺原來我們之間的關係,竟然像是辦公室裡的空調一般,令人舒適而不自覺;他見我傻傻的看著他;心中不禁疑惑,用眼睛向我詢問究竟,我主動挽著他的手,說:『去,去大殿許願去!』

我們站在大殿前,合什著手,心裡想著要起的願望;直至許願完畢,才虔誠的鞠了個躬;我當然是許了個要他永遠都疼我惜我的願,但是我怎會告訴他!我問他許了甚麼願,他起初支支吾吾的;結果還是說了:『我祈求上天讓妳今年嫁給我...還有...要妳不要對我那麼兇...』

我起先是心裡甜蜜蜜的,聽到後來『還有』的那部份,不禁心裡有氣,又要跟他嘔氣了,但是經過了這一次在清水寺的開竅,我對我們之間的關係,已經更加深切的了解,嘔氣或冷戰,也只是一時之憤罷;我們之間的互相倚賴關係,已促使我們下半生將走在一起,不必再到處尋尋覓覓罷.

清水寺
清水寺

About author

GURU

GURU,也就是Jeff Chow,是個經常徘徊在理性與感性之間的大男孩.一方面在金錢掛帥的金融市場工作糊口,一方面又堅持掙不到錢的寫作活動;在兩者平衡之間,取得了生活上的滿足和創作帶來的快感. 現在除了寫作大都會情緣故事,也在其他網站撰寫股評及與金融活動有關的雜文.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