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dney – 悉尼的煙花

0


一向以來,他就當我是男孩一般看待,有吃的玩的,都預我一把。看著他身邊的女伴此來彼後的,卻沒有我的份兒,不禁令我有點心酸。

悉尼市歌劇院屹立在港灣的邊緣,獨特的設計令它看起來像是駕御著風在滑翔的大風帆,很是生動可人;加上附近的跨海大橋,成了市內的標誌;我們一群留學生,最喜歡到積臣灣(Port Jackson)這一邊消磨時間;有時候會去植物公園裡的藝術廊逛逛,有時候就像現在一般,三三兩兩的來情人港(Darling Harbour)一帶的咖啡館歎下午茶.

『美不美?』John喝了口Expresso後,掀開絲絨造的盒子,亮出裡面的從名店買來的頸飾問我.
『當然美囉,這次又是給誰買的呀?』我拿起盒子細看,盡量把心裡的酸味壓下去.
『我不懂得女孩子的品味,就靠妳這個死黨替我打點打點.』他隨意的答道.

死黨?你就只會當我是死黨!我雖然有點不忿,卻又怕招他討厭,只好保持著笑面.從大學預備班起,跟他認識了三年多,藉著大家是同班同學的關係,來往當然不少,難道他就對我這異性朋友對他的好感看不見,感不到?

正如他所說,他很看重我這個『兄弟』,有吃的玩的,都預我一把;我們見面的時候真不少,但是卻是粗枝大葉,從沒有說過心底話;有些時候,他會把手臂搭在我肩膊上,我的粉臉就會緋紅,他卻彷如搭著男孩子一般,完全沒有不好意思;我們的關係在這三年中,就是如此在彷彷彿彿中飄過去了;當然友儕之中,也有些看到端倪的,看著他身邊的女伴此來彼後的,卻沒有我的份兒,很替我不值;但是慵懶的我,比她們更安於現狀;也許\我享受的,就正是這沒落實的暗戀罷.

『今年會跟誰去看煙花?』我故意問他,好打聽一下他的感情故事;我知道他每年趁國慶日,必會約會當時最要好的女朋友去積臣灣看煙花.
『嗯,現在還沒拿定主意,誰令我感覺最舒服,便跟誰去吧!』他吊兒郎當的說,我也沒有追問下去,反正總不會有我的份兒.

但是事情往往是出人意表的,直到國慶日的前一天,我接到John打來的電話:『喂!喂!喂!明天晚上妳有空嗎?我給人家放飛機了,總不能要我一個人孤單的在大橋上看煙花,把良辰美景浪費掉吧,妳陪我一道去好不好?』
橫豎有空檔,雖然有點臨時拉夫的味道,但我還是很樂意陪他去一趟;況且這不正是我經常期盼的事嗎?雖然這次只是以後備身份陪他看煙花,我還是悉心打扮,希望可以最佳狀態在他面前出現.

到了約會的地點,離遠看見他,心裡已是撲通撲通的跳,再走近兩步,竟看見他手上持著一大束百合花,實在有點驚喜;一向以來,他就當我是男孩一般看待,那裡想到他會送花給我.他瞧見我,就朝我走過來,帶著笑臉把花遞給我,還半帶著玩笑的說:『早點看見妳穿起裙子和高跟鞋的樣子原來是這麼俏麗,我就不必到處尋尋覓覓了,還是和妳一起,感覺最舒服自然.』
說著又從口袋拿出一個包裝精緻的盒子給我,要送給我;打開一看,不就是那天曾給我看過的頸飾嗎?原來他是早有預謀,不是拿我來頂包的,我不禁滿心歡喜,他終於察覺到我的心意了;今個晚上,將會把我們間的關係,來個徹底的轉變吧.

隨著爆炸的聲音,悉尼的天空已陸續爆出幾個色彩斑駁的煙花,我倚著他的肩膊默默在看,心裡比煙花還要燦爛.

Sydney
Sydney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GURU

GURU,也就是Jeff Chow,是個經常徘徊在理性與感性之間的大男孩.一方面在金錢掛帥的金融市場工作糊口,一方面又堅持掙不到錢的寫作活動;在兩者平衡之間,取得了生活上的滿足和創作帶來的快感. 現在除了寫作大都會情緣故事,也在其他網站撰寫股評及與金融活動有關的雜文.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茵萊湖-貓跳寺

貓都識跳圈?不錯,在貓跳寺 Nga Phe Kyaung 有十多隻貓咪,每一隻都會表演,一定不能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