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no – 上野地震奇遇

0

獨個兒在東京都逛了幾天,行程已近尾聲了;我避開了最繁囂的地區,乘山手線到上野站去,早上先到動物園看看久違了的獅子和長頸鹿,接著到有兩百年歷史的名店伊豆榮吃個鰻魚午餐\,午後才到車站旁的橫丁買手信;才走到橫丁口,已經聞到空氣中傳來淡淡的海產腥味,令我的購買慾更進一步的高漲.

我走到那賣長長的大蟹腳的攤檔,想要買點做火鍋的材料,,正盤算怎樣用有限的日語囑台店員替我好好包裝,讓我好帶牠們回香港好好的享受,忽然耳邊響起純正的廣東話:『小姐,妳是準備把蟹腳帶回香港的罷!』

說話的是我身旁的一個年輕男子,看樣子是留學生罷;在千里迢迢的東京聽到自已熟悉的語言,頗有點他鄉遇故知的感覺;也因此對他增加了不少的好感.我帶著微笑點了點頭,他隨即用流利的日語吩咐了店員幾句,店員就把蟹腳給我包裝得結結實實,更添加了冷凍的乾冰,才恭恭敬敬的交付給我.

付了款,和那年輕人攀談起來,才知道他是台灣來的留學生,因為父親是香港人,所以也說得一口流利的廣東話.說著說著,忽然間,只覺腳下驀然擺\動起來,我慌忙不知所措,只聽見他說:『不好了,地震來了!』

說時遲,那時快,兩旁店舖的貨物,東歪西倒,好些陳設貨物的支架也左搖右擺\;不知那裡來的硬物,敲在我的後腦上,在我的痛楚還沒有完之前,我已經失去知覺,昏倒在一旁了.

再張開雙眼的時候,首先看見的是病房裡慘白的燈光;然後是一個包扎著左手與頭上貼著膠布的年輕男子,坐在我的病床前打瞌睡;樣子有點眼熟,我竭力的想才想起來,那是午間在上野的橫丁買蟹腳時相識的台灣男孩;瞧見他打瞌睡的樣子,該在我床前待了一段時間了,他的傷該也是地震時釀成的罷;一個人在異鄉出事了,難免特別無助,幸好他負著傷,還這樣關懷我,我心裡實在感激,一時忍不住,便哭了出來;他聽到我的啜泣聲,猛然的醒過來.

『啊,妳醒來就好了!妳的私人物件,我都替妳撿回來了,只是那盒蟹腳,我卻沒有辦法...』

其實我把命撿了回來已是萬幸,誰還在意那盒蟹腳;我有點不好誌意思,只好也乘機問候他一下:『真謝謝你,你也受了傷呀,要緊嗎?』

『醫生說沒甚麼大礙,敷了藥已經可以出院,但妳呀,要留院觀察幾天,我替妳把回港的機位順延五天好嗎?』

我身體依然是有點倦,隨便點了點頭.談不了多久,也許\已經夜了吧,把東西還了給我,他便借故請辭了.但是接著下來的每一天早上,他每天都趁上課前來探我,我們之間的話題是愈說愈多了.

但是在我要出院的那一天,整個早上都沒見他的影子,連護士小姐也打趣的問我:『怎麼今天不見妳的小男友了?』

我只是紅著臉支吾以對,男友?我倒想,可是人家也不知有意思沒有.借故便躲在一旁為下午出院收拾收拾,反正今夜將乘夜機回港.可是院方的出院手續拖拖拉拉的,直到正午還沒有完成,我只好在病房中呆坐.

『來了!來了!』聽見護士小姐這樣說的時候,已是差不多下午兩時了;我想終於可以出院了罷;原來來的並不是院方的出院紙,卻是手挽著鮮花和一個大發泡膠盒的他!我當然樂不可支;原來他早打聽到我將於今天出院,在早上去了上野給我買了一大盒蟹腳,再買一大扎鮮花來接我出院,護士們早知情,所以也幫著他拖延時間.

那晚上,他送我到機場,更坦承的向我示愛,我也欣然接受,更在入閘前在他面頰深深一吻,且又相約他在寒假時來香港探望我,想不到在上野遇險,竟因禍得福,結識了一個疼惜我的男孩子呢!

Ueno
Ueno

About author

GURU

GURU,也就是Jeff Chow,是個經常徘徊在理性與感性之間的大男孩.一方面在金錢掛帥的金融市場工作糊口,一方面又堅持掙不到錢的寫作活動;在兩者平衡之間,取得了生活上的滿足和創作帶來的快感. 現在除了寫作大都會情緣故事,也在其他網站撰寫股評及與金融活動有關的雜文.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