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karta – 驚情雅加達

0


在雅加達遇到暴亂,三個手持木棒的印尼男子已經兇巴巴的衝進店裡來...忽然聽見一聲怒吼,在我身上亂掏的男子給拉開了,只見一個健碩的身影靠近遏聲嘶的呼喝:『都給我滾開,她是我的!』

我不喜歡雅加達,雖然市中心也是大廈林立,但是頹垣敗瓦還是隨處可見,在市內形成了強烈的對比;而且失業的人實在不少,沒有地方落腳的男人,三三兩兩的散落在街頭巷尾,或站或企的在聊天,間或對街上的人評頭品足,甚或哄笑一番.

要不是母親硬要我陪她來參加表妹的婚禮,我真不願意來這鬼地方!反正也來了,也別要我到處走動,日間就到阿姨的雜貨店幫忙幫忙罷,原來這小生意可有趣得緊,只是有點太瑣碎罷了.

『嘻嘻,他又來買可口可樂啦!看來妳可帶挈了不少生意給我呢.』這下午,阿姨忽然半帶嘲弄的向我說.

我向店門看去,只見一個黝黑壯健的印尼男人,咧著嘴衝著我在笑;只可惜滿口的黃黑不齊的牙齒,加上身上殘舊的襯衫,還隱約傳出陣陣汗臭;我一看見他就頭痛,只是總不能砸了阿姨的生意;我一聲不響的把可口可樂遞給他,收了錢;連忙躲到一旁,免得他要搭訕,他傻傻的看了我幾眼,不得要領,只提著那瓶可口可樂走遠.

『那個阿密也不差呀,妳看他每天準時準候的來買可口可樂,就為了見見妳哪,可妳卻是鐵石心腸呀.』阿姨還是不肯放過我,半帶著笑的在挖苦.

原來那隻想吃天鵝的賴哈蟆叫阿密,我可是見他前面就討厭他後面,一點好感也沒有,也懶得去答阿姨的話;她見我沒趣,也只好不說話了.

慵慵懶懶在店裡待到午後,忽然聽見街角遠處傳來嘈雜的人聲;阿姨立時鐵青了臉,匆匆的走出去看個究竟;只見她三步拼作兩步的跑回來,口裡嚷著:『印尼鬼子又要搞事啦,快..快..快躲起來...』

我還搞不清是甚麼一回事,三個手持木棒的印尼男子已經兇巴巴的衝進店裡來,一邊大肆破壞,一邊在任意掠奪;阿姨嚇得只是在哭,也不敢上前阻止;我那裡看得過眼,撲上去就要制止,然而立刻便後悔了.那些印尼鬼子見我衝過來,嘴角泛起了淫笑,結果這個拉著我的手,那個便伸手過來在我的身上亂摸,三扒兩撥,我已是衣衫不整;我只是個纖纖女子,怎敵得過這一群餓狼!自忖今天必將被蹂躪,我急得哭起來了.

忽然聽見一聲怒吼,在我身上亂掏的男子給拉開了,只見一個健碩的身影靠近,他一把粗暴的捉著我的手臂,紅著眼力遏聲嘶的呼喝:『都給我滾開,她是我的!』
這個老粗不是阿密還會是誰!其他人雖然淫興正高,礙於他壯碩如牛的身裁,也懶得跟他硬拚,都轉頭去搶掠算了,那阿密用力粗魯的把我摟得緊一緊,任我怎樣掙也掙不開.雖然我早已在今次的暴亂中難逃一劫,可是對於這平日扮作一片痴心,終於還是趁亂來侵犯我的男人,卻是恨得咬牙切齒.

排華的暴亂繼續,周圍的印尼人砸的砸,搶的搶,忙個不了;唐人街一片混亂,然而在紛亂中,我卻是靜止了下來.阿密只是緊緊的摟著我,沒有甚麼進一步的不規矩,近距離的接觸中,他的體臭微妙地逐漸轉化成點滴的安全感.我滿心的恐懼徐徐散退,開始極目在周圍搜索阿姨的跡象.但是這時突然傳來了焦臭的味道.

『不好了,他們在放火!』他二話不說,就揹著我向外走.我把臉貼在他的背,自覺躲在世界上最安全的角落,寧靜地享受這片刻的幸福感覺.

Jakarta
Jakarta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GURU

GURU,也就是Jeff Chow,是個經常徘徊在理性與感性之間的大男孩.一方面在金錢掛帥的金融市場工作糊口,一方面又堅持掙不到錢的寫作活動;在兩者平衡之間,取得了生活上的滿足和創作帶來的快感. 現在除了寫作大都會情緣故事,也在其他網站撰寫股評及與金融活動有關的雜文.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Gluten Free Diet

在外國看到很多Gluten Free 的食物包裝,究竟Gluten Free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