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ppongi – 六本木的反思

0


想不到在六本木遇見阿文,阿文是我的舊男友,那時候他還在香港的日本料理店裡做學徒,只賺取微薄的薪金,卻還常常造著『味吉洋一』的夢,日夜說著要到日本來學藝,想不到三數年後,他毫竟然真的來了東瀛。

從東京鐵塔眺望,可以看到銀座、皇宮甚至富士山,可惜今天我們登上這亞洲最高的電視塔時,已經是黃昏了,四週的景物漸漸已變得黯然,反正是索然無味,倒不如到附近找晚飯的地方罷,那裡去好呢,就近的六本木不正就是個好去處嗎?

走下鐵塔,才感到入夜的寒冷,在這日本的第一大城市,氣温已跌至接近零度;我雖然早預備了厚厚的外套,還有他把我緊緊的抱在懷中,依然覺得冰凍刺骨,只好趕緊伸手截計程車到六本木去.

到了六本木,天空更下起雪來,雪片像鵝毛般飄下來,煞是浪漫.我們先到專賣串燒的店子吃燒雞軟骨和燒雞皮,再到壽司店寺吃點魚生和壽司;想不到就在店面裡遇見阿文;阿文是我的舊男友,那時候他還在香港的日本料理店裡做學徒,只賺取微薄的薪金,卻還常常造著『味吉洋一』的夢,日夜說著要到日本來學藝,想不到三數年後,他毫竟然真的來了東瀛;我不知道他現在是否還一樣喜愛他的工作;但在要『活得比你好』的好勝心理下,對現下的男友在他面前表現得更痴纏,閒談中更故意談到自己這三幾年間逐步晉升的成就;也許\這都是分手後的男女,經常用以顯示分手是正確選擇的態度吧!

但原來阿文已經在日本落地生根了,娶了個日本人做妻子,更夫唱婦隨的開了這間小食店,閒聊中瞧見一個矮小而眼睛瞇得只有一條線的女子從店後走出來,在阿文的介紹下,原來這就是他的妻子;看著她一臉其貌不揚,我心中居然有點優越感冒升起來,彷彿自覺阿文失意於我,才揀選她的罷!礙於我還有個新男友在身旁,也不敢攀談太久,就結帳逕自去在林立的酒吧尋醉去了.

喝了兩杯啤酒,身子開始暖和起來,酒意徐徐上升;回想起跟阿文一起時的日子,兩人都是離開學校不久,在目標上還是十分模糊;當時跟他一起,當然有開心的日子,但吵咀的時候也不少,就為了他要到日本學藝一事,也不知跟他吵了不下十次,現在想起來,跟他分開,可能對雙方都是好事.

其實男女關係,往往是開始於萍水相逢,兩個生活習慣,身份背景不同的人碰在一起,當然不是一下子就可以融合;尤其是初相識的蜜月期已過,繼新鮮感後而來的適應問題,更是兩人關係是否可以持久的關鍵;一下子,兩口子的交往,由享受而至接受,最後變成忍受,這亦是初戀多數以分散告終的主因.既然我不認同當年阿文的目標而跟他分開,今天看著他實踐了自己的個人理想,而且更找到了可以輔助他的另一半,我應該祝福他們罷!想起自己剛才浮起優越感的膚淺,不知覺羞澀得面也紅了.

小男友不知就裡,以為我喝多了酒在發呆,有意無意的想逗我說話:『妳剛才的朋友好幸福呢...咦!妳喝了點酒,兩頰飛紅,更加漂亮呢!』

我瞧著門外的飛舞的雪花,心在想冬天的冰塊就是在這樣薄薄的雪花一層層的累積而成的罷;我和男友的感情又何嘗不是一樣逐少逐少的沉積下來,現在雪花輕飄的浪漫,除了替地面的冰在積深之外,也不正在加深我們的感情嗎?但是他就是我此生的另一半嗎?似乎卻又是有點遙不可及;『走著瞧吧!』我想這樣對他說,但為免掃興,還是把這句話,連同啤酒吞了下去..

Roppongi
Roppongi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GURU

GURU,也就是Jeff Chow,是個經常徘徊在理性與感性之間的大男孩.一方面在金錢掛帥的金融市場工作糊口,一方面又堅持掙不到錢的寫作活動;在兩者平衡之間,取得了生活上的滿足和創作帶來的快感. 現在除了寫作大都會情緣故事,也在其他網站撰寫股評及與金融活動有關的雜文.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神秘的天葬

天葬是西藏人獨有的葬法,將人的屍首切開餵鳥,在旁人眼中極為殘忍,但在藏人眼中卻至高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