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不了情3

0


這條米黃色的走廊,是通去我所愛的人的地方,還是一段告別的道路?

我深深地吸一口初春微涼的空氣。人冷靜下來,閉上昨夜徹夜未眠的眼睛,拭去淚\水,我慢慢站起來。

子明說的對,我已經花了許\多的時間,我不要只有靜豪擁有我們的記憶。真想知道,在我們的回憶當中,那戒指是什麼時候在他身上的。

林雪麗帶領著我的去路,米黃色的系列是多麼的平靜,一切都是淡淡的。

鳥語山水的聲音在房間內迴響,淅瀝的水流讓我有淨化心靈的感覺。微弱的燭光在搖曳,看著雪麗的背影,有些朦朧的影像。

我隨著她的指示,躺在床上,聽著房內輕柔的音樂,感受著一種獨特的香氣。香氣源自房內的蒸薰皿,源自我身體上所發出的味道。

那叫人不能抗拒的白蘭花。

縱使房間只是點著一支微黃的蠟燭,但我仍然清楚看見林銘謙的雙眼通紅。他坐在白色真皮單座位沙發,那一刻,我看見他的失落和深情,但卻完全不明白也不了解這個男人為何對我的愛如此。

我該去尋回我的一切吧。

我的回憶,我的愛情,是我這年輕的一切吧。

「閉上你的眼睛,細聽音樂的流水聲和鳥語聲。」我知道我開始進入一個旅程,幫助自己尋找煙遠的往事﹑唯一回報旁邊這個男人的旅程。

人開始愈來愈放鬆,「也聽聽你自己的呼吸聲,輕微而綿長的。」

「你穿著一襲的校服,走到了一間New Age Shop,」身旁的聲音停頓了一下,「你想去找誰?」

「我想去找雪麗的母親。」我依著聲音慢慢地回答。

「你想去做什麼事情?」身旁的聲音很輕。

「我要她親自為我最沉痛的回憶作出封印,我要她在封印的過程中知道雪麗令我的痛和傷害,」我遲疑了片刻,「而且大概也只有她,可以令我封印這個傷口。」這一刻,我是怨恨的。

「這是一個什麼的傷口?」聲音問道。

「一個荒唐的傷口,我最信任和最要好的朋友,跟我的初戀情人背著我一起了。」我回憶的痛楚開始駕駛著眼淚\,胡亂地在臉上流過。

「封印真的令你忘記了一切嗎?」

我止住了呼吸,「我知道不可以,也只會令我以後的生活痛苦,因為一切的回憶只是給我自己的心去封印,我把自己封住了,不受控的隨時把傷心的回憶都封住了。」

「雪麗的母親有沒有告訴你如何解開封印?」

「有,她現在也開始解說封印回憶的事,」我開始說著雪麗母親的話,「汶芝,回憶的封印,我只是一個見證,封印的人只有自己可以做,無論你現在有多肯定不會解封也好,我也需要告訴你。」

身旁的聲音和我一起說著,「只要你學懂如何放下怨恨的時候,那封印就自然會有方法解開。」

「我會怨恨一輩子。」我堅持。

「不會的,要知道把所有的怨和恨拉倒的時候,在最基本﹑最原始的層面,只有愛。一切的怨恨都只是建基於愛之上。」

雪麗的母親把水晶靈擺\放在眼前,我隨著它的擺\動,聽著她默念著什麼。有一刻她把水晶靈擺\放在我的手心,然後緊握著我的手,向著自己畫了一個圓。

那水晶靈擺\就已經掛在我的膀子了。

身邊的聲音消失了。

我緩緩打開雙眼,「雪麗,往後的事,我記起了。」

「對不起,」雪麗拉著我的手,「那你可以告訴我後來的事嗎?」她的眼睛溢出了淚\。

「已經不重要了,我記得和你哥哥的相識相遇,也記得我和我最深愛的人的遺憾和那年少的荒唐任性就足夠了。」

我把身子撐起來,「謙,我想去見一見他。」我覺得身體輕鬆了,因為怨恨,是一件多麼沉重的負擔。

銘謙啃住眼淚\,緊緊拉著我的手出去,怕我會永永遠遠都走失了。這條米黃色的走廊,是通去我所愛的人的地方,還是一段告別的道路?

過去的已然過去,但有些人﹑有些情,未了的,我總該回去。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