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歌聲之苦

0


一次歌唱比賽中,林雪麗在禮堂裏黑亮亮的鋼琴上,奏起了一首流行曲的開端。黑與白的琴鍵連綿不斷地上上落落,那音樂,輕輕地﹑纏綿地在開路。

太陽,每天升起又落下來。但有一個太陽,卻不會消失。健言太陽般的笑容,溫暖了我無數花香四溢的日子……那一年的快樂,我永遠都沒法子忘記。

我的愚昧使我深信,白蘭花的香氣,真的永恆地為我帶來無限的幸福。

一次歌唱比賽中,林雪麗在禮堂裏黑亮亮的鋼琴上,奏起了一首流行曲的開端。黑與白的琴鍵連綿不斷地上上落落,那音樂,輕輕地﹑纏綿地在開路。

然後我悄悄慢慢地唱出曲中句子,每個音都是悲哀的調子,令人跌落到一個支離破碎的傷心處。

「我願意沉溺,沒入你的眼內,

化作淚\,讓你永遠記得誰。

某夜雨點,即使你撇下我,分手那又算什麼?

若你喜歡誰,我都會永遠愛下去。」

當最後一個音唱完了,琴音奏完了,是一遍循例性質的拍掌聲。

我和林雪麗手牽手向台下的同學和老師行鞠躬禮。她是我從小就認識的朋友,是一個我很疼惜的好朋友。

就算是幾要好的朋友,同性還是會互相作出比較。有時候,我覺得雪麗比我更加幸褔。每一個人都對她寵愛有加,甚至我對她,健言對她也是如此。

自從我跟健言走在一起,在學校中的地位似乎高了,受歡迎了。而雪麗卻一天比一天低調。

不過,自從那次歌唱比賽輸掉以後,我再沒牽過雪麗的手。

那天比賽完結後,我在學校的後園,一個充滿白蘭花樹下的角落,看見健言和雪麗。雪麗的臉紅粉菲菲,笑容是甜的,認識她以來,還是頭一次看見她這麼羞澀。

「雪麗,你剛才彈奏得很出色!」健言拉著雪麗那雙靈巧的手,「這條鏈子是送給你的。」他從褲袋內掏出項鏈,輕輕的把銀鏈塞在她的手中。

白色襯衣內,用指尖挑出帶在頸項的鏈子,「你看,你手中的和我這條的鏈是一樣。」健言那太陽式的笑容變了,變成一個忠貞的笑容。

一年的青春歲月,到底是長,還是短?

我沒有勇氣看下去,唯有踱步回籃球場的一旁等,等一個我不知如何面對的他。

心很痛。

縱然,我對他,沒有那一見鐘情的感覺。縱然,我也許\只是迷戀在健言身上所得到的艷羨目光,可惜我的心,莫名其妙地在痛。

這一刻,我知道我什麼也不能夠做。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Movember

The Mo Bros need to start 1 Movember clean shaven and then grow and groom their mo for the rest of the mon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