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不了情

0


下班前,我撥了一通電話給銘謙,「今晚我想回家吃飯,見一下父母。」

「嗯,我陪你好嗎?」他在另一邊說,「我現在就來接你。」

掛斷線的當下,我看見了一隻男裝號碼的戒指在接待處的地上,猜想是周子明的,於是便俯身拾起。

「周子明,還你的。」我把那戒指帶到周子明的身旁,他正在跟何靜豪暢談。

子明看著,「這是靜豪的戒指。」他把戒指的內環給我看清楚,刻下了「h & g」的字,「你怎麼會認錯了?」

何靜豪跟我無可奈何的對望,可以代表什麼?我真的不知道。

「我不清楚發生什麼事,也忘記所有的事,但我可以肯定我的感覺沒有忘記,它一直是跟著我這個人。」我帶著那莫明的憤怒轉身離去。

我匆匆忙忙地拾起了手袋,逃離這個似曾相識的地方。如果愛情是一種感覺,不是一段記憶,那會比煙火更長還是更短?

甫逃離店子,便跟銘謙碰過正著,他緊握著我的雙臂,似乎明白了我的不安。

我只好把全個人都傾倒下去,明正言順地找到一個安全的擁抱。我把我的眼淚\都傾瀉出來,那一刻,想起了我以為永遠也想不起的往事。

「你知道我是為什麼忘記所有的事,是嗎?」我凝望眼前這個男人,他的擁抱給我意識到,他知道的比任何人都多。

「今晚你父母不會跟你吃飯了,他們著我帶你先去見一個人。」銘謙緊緊地拉著我的手,走向吉普車。

在吉普車的倒後鏡,我看到了靜豪倚站窗旁,看著我上了銘謙的車子。有些衝動想跑回去,但我更想尋回我和他之間的記憶,無論是甜或苦。
沒有回憶的愛情,不論長或短,當中也有些許\的遺憾。何況,我不想只有我一個人遺忘,掉下了另一個人獨守愛情的回憶。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旅程第六天:行程分界線

這天剛剛是旅行日子的一半,亦是我的第一部份旅程完結,返回成都後,Karen將先回香港,我亦展開第二部分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