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不了情 2

0


繁華鬧市,我記憶中少有這些畫面。因為,記憶的那年,我還是 一個中學生。

如今,我已經是一個成年人,似乎有著許\多戀愛的成年人。但我清
清楚楚知道,令我心跳的人是誰。

林銘謙的吉普車跟我停在一間New Age Shop前面,害怕頃刻打從心底
鑽出來。

出來擁抱我的人,很面熟,那烏黑的長髮和連身長裙令我想起她。

「我是林雪麗,你記得起我嗎?」林雪麗的雙眼還是精神奕奕,沒有我雙眼的黑眼圈。
看著她,我不得不比較,也開始心不在焉。

我的雙眼彷彿找不著焦點,「嗯,記得,」我勉強擠出一個笑容,「你和他還好嗎?」

「不如先帶她進去做一個催眠治療,好嗎?」林銘謙拉著我的手,跟林雪麗說。

「為什麼要做一個催眠治療?」我把我的手縮回去了。

「你只要相信我和哥哥就足夠了。」林雪麗的一句話,我不自主的瞪著了銘謙,眼淚\都
出來了。

我看著林雪麗,輕道:「那年就是因為我太相信你。」在眼淚\的擠迫之間,安置了一個
冷笑,一個無奈的冷笑。

我轉身推開玻璃門,「張健言後來也有了別人,但我們只想你康復。」雪麗激動的說。

我止住了步,想起張健言的一切,包括他的不忠。然而,都過去了,我最愛的人是誰
呢?我已經很混亂,我除了蹲下來來抱頭哭泣外,我不知道我何去何從。

我想見的人,只有他。我想尋找的回憶,也只有他。

心跳的回憶也許\已經蓋\住了一切吧。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Sydney – 悉尼的煙花

一向以來,他就當我是男孩一般看待,有吃的玩的,都預我一把。看著他身邊的女伴此來彼後的,卻沒有我的份兒,不禁令我有點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