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童話的味道

0


有時候,我在想著奇怪的事,人們都喜歡去曬太陽,享受陽光的溫暖,但為何卻要去躲雨?

我記得,我的初戀,因為是如此的難忘,也如詩的細膩。

張健言是同校的師弟,比我少了一歲。第一次見面不是在學校之內,而是籃球學界的比賽後認識。他是一個永遠帶著很燦爛的笑容,每次看見的時候,心也彷彿比照耀著。

那一天,我穿了白襯衫和藍色的牛仔褲,帶著一頭清爽的短髮。當我從籃球學界的比賽離去時,在地鐵站遇到了健言。

健言穿的是格仔襯衫和運動褲,不是十分整齊的一種,但又似乎曾經修飾過那隨便的衣著。他和另一個男同學謝進希走過來,有點輕挑的向我打招呼,並說:「我想問有沒有零錢呢?因為我只有紙幣。」

「沒有。」因著他的態度不討好,所以我沒有這個打算要幫他這個忙。

謝進希卻恭敬的再問:「不好意思,我們是跟你同校的師弟,麻煩你幫忙可以嗎?」

心想,算你識趣吧。於是,我便從背包中掏出零錢包找零錢給他們。

我離開後,健言卻跑上來對我說:「我有一支蒸餾水,你想如果我把它倒在你的白襯衫會如何?」然後又是一笑,「放心,我其實只想說聲謝謝。」

其實,我真的不清楚健言的腦海到底是什麼構造,總喜歡先說笑才再說正經的。不過,大概因為這個原故,他是在籃球校隊中,聲名和支持者最多。

尤其女同學支持居多。

兩個星期後,一個下著微雨的早上,健言和進希從學校操場的另一端跑到我身旁,「師姐,認得我嗎?」

「什麼事?」我只是做了一個笑的表情。

「我想告訴你快去躲雨,因為你今趟忘了穿外套,而你的白襯衫都濕透了。」然後,健言把身上的藍色外套披在我的身上,便向有樓梯的方向跑去了。

我只好尷尷尬尬地找緊身上的外套,看著他們遠去。

老師同學們總喜歡問我這個問題:「為什麼你總不去躲雨?」

有時候,我在想著奇怪的事,人們都喜歡去曬太陽,享受陽光的溫暖,但為何卻要去躲雨?雨點替人灑淚\,那淚\雨都把我們的痛心發洩出來,可我們都怕了它。

多麼的可笑。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Xianjiang – 新疆塞外緣

反正今年的寒假沒甚麼去處,便跟了深圳分公司的小敏回她的老家新疆的烏魯木齊逛逛;意料之外,這新疆之旅竟是出乎意料的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