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歌聲之苦2

0


你知道我什麼時候覺得最難受又最漫長?

在籃球架下的我,回想那以為無數的日子,原來什麼難忘的事情也沒發生過。我彷彿是一條掉落酒瓶後,醉倒的寄生蟲。懶懶的寄生在一個夢幻的人身上,我把原本應該很精彩的愛情都演得失色了。

放學回家的途中,我們只有寥寥無幾的說話。

「雖然剛才的歌唱比賽輸了,可是你已經唱得很好,畢竟你是當中最低年級的一個參賽者呢!」健言試圖著安慰我,但這安慰,比賽後的我已經聽得太多,心情也不再因此而失落。

那一刻,他的鞋帶鬆了,蹲下把它綁好的時候,我的眼淚\已經忍不住滴下來,毛毛細雨也緩緩地隨著第一顆眼淚\下起來了。

健言眼睛內已經存有了那不安份,「下年的比賽捲土重來就可以了,不要哭了,哭得連老天也跟你一起哭。」

「如果,你不喜歡雨水,你可以撐傘子,我知道你喜歡充滿陽光的人,而不是這個混雜著雨水的我。」我緊咬著下唇。

他無言,用那雙拉過雪麗的手,彷彿花了一輩子的力來擁抱著我。我脆弱地伏在健言的懷中,看著地上的水花,靜靜地感受著老天給我的憐憫,也努力地把他們的秘密吞沒於我的心坎。

在我家的樓下,健言緊握著我的手,「放心,就算以後沒有人聽你的歌聲,我也會做你的忠實聽眾。」

我靦腆地笑了,心情似乎好了許\多,「健言,你知道我什麼時候覺得最難受又最漫長?」

「一定是坐在公共小巴時,有一隻小蟑螂在你的身旁徘徊吧?」他一貫展開那充滿陽光氣味而古惑的笑容。

我別過臉,按下了大堂大閘的密碼,背著他說:「是等待深愛的人從別人的地方回來。」我淡淡地吐出心底的說話,彷如這件事發生在別人的身上。

我沒等他的說話,就往升降機走去。

因為,我沒有心情去聽他說任何笑話來掩飾那不忠。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旅程加插:大雁塔

在西安逗留了三天,到達最多的地方竟然是巿內的大雁塔,連續三天也專程乘車到那裏一遊,除因為大雁塔前有個亞洲最大音樂噴泉外,還有一家招呼極好的火煱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