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寓言

0


「我想問……」我突然把手縮回去,「我今天是不是二十二歲的生辰?」我看著那男人的雙眼,他的眼光帶著疲倦。

當我努力睜開雙眼,看見了無盡的粉紅色,還有那白蘭花的花香。

我睡在一張雙人床上,身邊睡了一個陌生的男人。我出奇地沒有尖叫,只是靜悄悄地走下床時,發現自己竟然是赤裸裸的。

我以最短的時間穿回地上所有的女裝衣物和手袋,然後逃跑了。

為什麼我會到了中環,還要在一個陌生男人的家中?在街上來來回回踱步之際,心中有些疑惑,怎麼一個好端端的男人會有一間粉紅色的房間?

然後,我又發現自己的身段為什麼變得如此美好……完全不是十六歲的我。

從手袋中,忙亂地掏出錢包,看過身份證,我亂了。

出生日期依然是一九七九年四月廿一日,李汶芝,可是,那已經是一張成人身份證。我身上穿的都是一個女人的衣服,不像是少女的衣服。

我想起我小時候看過的電影橋段,於是走到附近的一間便利店,看看當天報紙的日期。

二零零三年四月廿一日了。

我問店員:「現在是什麼時候?」

「凌晨三時許\。」店員回答。

忽然,便利店的門聲響起,回望之際,看見一個抽著煙的男人。

「汶芝,為什麼你走到街上也不告訴我?」那男人皺起眉頭問。

叫喚我的那個男人穿著白色汗衣和黑色的運動褲,一頭短髮。我在想,是剛才睡在我身邊的男人嗎?

他已經牽著我的手,把我拉著走出便利店。

「我想問……」我突然把手縮回去,「我今天是不是二十二歲的生辰?」我看著那男人的雙眼,他的眼光帶著疲倦。

他走近我,摟抱著我,「是呀,我還不去睡的話,我明天工作進度慢了,便不能夠陪你去慶祝!」

一切,是那麼莫名其妙。我是到了未來吧。

回家後,我說:「你先去睡吧。」

「你還不去睡?」他說。

「我想吃一點東西才睡。」我擠出一個笑容,希望他不要懷疑。

環顧這間屋,大概有七百多呎吧。在客廳可以見到我和那個男人的合照,十分親熱,他應該是我二十二歲時的男朋友。

於是,我偷偷地找那個男朋友的錢包。

林銘謙,一九七六年五月十七日。他快廿七歲了。

可是我又想起,張健言不是跟他同一天生日嗎?跟我同年的張健言,在廿二歲的時候可好?

這個晚上,我沒有睡到林銘謙的身邊。這個男人,於此刻還是太過陌生,而且我認為我要了解廿二歲的自己多一點。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