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心跳.回憶

0


這一個年代,我應該在哪兒把我最心愛的人尋找出來?

這天早上,我翻箱倒篋,才在一個黑色真皮手袋中找到一個工作證。我廿二歲的生日,也是我第一次嘗試上班的滋味。

我依著工作證背後的地址上班去。

上班的地點是干諾道中的一間連鎖理髮店,二千多呎的地方,許\多的工作人員。

幸好,我只是一個小小的接待員。

「早晨!」一個男髮型師走過來,不過這個髮型師有點怪,聲線似是娘娘腔的。大概是個同性戀吧。

我瞄一瞄他胸前的職員證,喔,原來他叫周子明。他的眼角有一顆淚\痣,雙眼皮,如果他把長髮放下來的話,我想說他是美女也有人相信呢。

周子明突然轉過頭來折返,「昨晚下班前我給你的那隻指環放在哪裡?」他伸出帶點灰紫色的手。

「為什麼你的手變成這個顏色?」我驚愕。

「你第一天認識我嗎?李小姐。」他抿嘴,「快點替我找回那指環呀,不然姊妹也沒你份。」

我看著子明,「周子明……姊妹?」我立即飛奔逃出街頭。

由我十五歲到廿二歲這七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不是飛越時空而來嗎?我只好無助地﹑笨拙地用手提電話,撥號到林銘謙。

「林銘謙,我是李汶芝。」我結結巴巴的說。

「什麼事?」

「我想問我跟你一起了多少年?」我問。

「五年了,」銘謙帶點不耐煩說:「我現在很忙,沒什麼事吧?」

「我發覺自己完全忘記十五歲至昨晚的事……」我呆滯地說。

「我今晚再跟你說,好嗎?」銘謙的聲音很鎮定,沒有一點的驚訝。

我是有病嗎?

我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去,也不敢去。我抬頭,發現廿二歲生日的這天,陽光十分普照,我想起張健言。

雖然健言給我的童話是荒唐可笑,但我寧願這可笑的童話帶給我永遠的沉淪。健言的笑,大概是我一生之中最美麗的陽光。

這一個年代,我應該在哪兒把我最心愛的人尋找出來?

突然,手提電話響起,我慌忙應接過來。

「汶芝?」是一把男的聲音。

「嗯。」

「生日快樂。」這把聲音有點似曾相識。

「多謝,請問你是誰?」我問。

「何靜豪。」他帶些失落地說。

「我跟你認識了多久?」我問。

「七年吧?」

我彷彿找到了一點線索:「你現在方便出來見面嗎?」

「你回公司找我吧。」他說。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No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聖誕節徵文比賽結果

ZUEEI第一年與大家過聖誕,除了之前攪了個聖誕節徵文比賽外,上周更換了全新衣裳來慶祝。這首次舉辦的聖誕節徵文比賽結果巳經有了,請看看得奬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