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心跳.回憶 2

0


因為,我看見他,那心跳的感覺就來了。

原來,我和靜豪在同一間理髮店內工作。我急速地跑回公司,看見一個留著很短,而且漂染成酒紅色頭髮的男人。

他深藍色的襯衣上掛著的工作證清楚地寫著:何靜豪。

也許\,我知道靜豪是什麼人。因為,我看見他,那心跳的感覺就來了。

「送給你的。」靜豪送我的,是一粒幸運星。

我伸手接下來,「不是這麼土吧?」頃刻,我的臉都熱了。

「這不是一顆普通的幸運星,我很辛苦才找到一張跟你身上那香味近似的香水紙辦來接的。」靜豪是那種帶不羈但害羞的模樣的男人。

「是嗎?」沒想到,這種香味陪著我到廿二歲。

「今晚你和銘謙會去哪裡?」他問。

「我也不知道。」我喃喃地說。

「你剛才找我什麼事?」靜豪不說起我也忘記了。

「啊,我想問你關於我的事。」我拉著他走到後樓梯去,「我發覺自己忘記了十五歲至昨晚以前的事。」

靜豪也沒有那驚訝的表情,只是皺起眉頭,「你之前不是忘記了十五歲以前的事嗎?你連你父母也忘了。」

「什麼?」我從靜豪的手上搶過煙蒂,深深地吸了一口。

「不如,你先去找你的父母吧。」他苦笑,「反正十五歲後的事情,不記得也罷,重新開始好了。」當我和他四目交投之際,我知道,那個時候,我和他是談戀愛的。

「我和你一起了多久?」我問。

「都過去了,不要再提,我也不想你記起。」靜豪把煙蒂掉了,踏熄了。

他走了。

子明在這個時候來了,「你和靜豪怎麼了?」他也是來抽煙的。

「我不知道。」我坐在梯級上。

「當年你千辛萬苦求老闆給你來這裡上班,不要放棄呀!」子明唉聲嘆氣地說。

「其實我都不知道跟他到底是什麼關係。」我抬起頭看著他。

子明坐到我的身旁,「怪就只好怪時間永遠都在作弄你們吧。」我和他看著煙在升,煙在散,「你們那時候都走在一起了,然後他又不明不白失蹤了,回來後,你又已經跟銘謙一起。」

「那我不是跟銘謙分手了就可以嗎?」我眼角不自覺地滲透著淚\水。

「不要再傻了,你又不是沒過,你和銘謙吵分手前,他又跟別個一起了。」子明擠熄煙蒂,「你們都不知繞了多少個圈……」

「是的,我相信是時間在作弄我。」我說。

「你今天還上班嗎?」他問。

「嗯。」

「那你快回你的座位找我的指環吧!」子明還是沒忘記那指環。

其實,那指環是什麼模樣我也忘了。什麼也忘了。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神山梅里

中國不少雪山都被稱為神山,包括西藏的岡仁波齊、四川稻城三座雪山,但要數最壯觀的,則少不了德欽的梅里雪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