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特勞斯舞曲(十六)

0

當日,我沒有留在舞校教舞,整天都只躲在家。
阿世?他大概還是會上課吧。和他的未婚妻一起。
「文薏……」
我在書房獨自納悶時,聽到媽在外邊大聲喊。
在這之前,我都是盯著檯上阿世的字跡。
『舞在光影中‧見證世代戀曲』
單是看著已叫我心頭泛動。
昨晚的一點一滴仍教我留戀。
「文薏,文薏……」媽繼續叫我,使我從思念的薰然氣息定醒。
我出廳見她,「妳回來了,媽。」我刻意提高聲線,以掩藏自已的感覺。
「我在飛機上聽到一則笑話很有趣,妳一定想聽。」
我以為媽會就翻譯的事緊張,可是她似毫不上心。
「從前有個漁夫,一天他划船出海,正要下網時,腰間的電話竟噗聲跌落海。漁夫感到徬徨之際,一縷\輕煙在他眼前飄起。神仙出現了。神仙問漁夫:『我手上的電話是你的嗎?』漁夫搖頭。神仙再問:『這部呢?』漁夫又搖頭。神仙笑笑又再問:『這部又如何?』漁夫見到屬於自己的那部了!但他仍搖頭,還划船走了。神仙不解追問。漁夫答:「我取回電話,還得花錢修理,何必自討苦吃!」
媽說得後合前仰,但我卻根本聽不入耳,除了最後四個字:自討苦吃!
我已有了決定!

「世君,世君 。」是 Bob 在喚著。但他得不到回應,於是他再大叫:「世君!」
「嗄。」世君終於聽到了。
「你不是該要學舞,怎麼今朝竟在這裡出現?」
原來,世君並沒有如我所想,留在學院上課,反而跑上了電影公司。

待續…copyright reserved

About author

沈月

我是沈月,住在香港的某一角。請大家留意我在 Zueei 刊登的第一個作品「多樂事」! 我的生日: 六月二十三日, 清晨 我的星座: 不擅於與人溝通的巨蟹座 我的血型: A+ (據說特別這血型的人較內向) 我愛看的卡通: 哈姆太郎 我最愛的食品: 令人心情開朗的巧克力、提拉米蘇 我欣賞的作家: 李碧華、藤井樹 我最愛的電影: 天使愛過界 我的夢想: 出品小說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Lazy Final Concert 2003

2003年8月的LMF Lazy Final Concert 2003你可能無去,雖然可惜,但不要緊,今次Anderson 帶你走均前後台,同各位靚仔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