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特勞斯舞曲(二)

0

「其實我早已發現你我都在看這本書,只是沒作聲騷擾而已。」
經他這麼一說,當初對他『擅闖自由時間』的怒氣,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踪;反而我為找到『同路人』感到興奮。
正想問他讀到哪一章?對作者的看法……剛要開口時,小莉卻衝了入來。
「哎呀,差點就要遲到。」
小莉是舞校的接待員。公事方面她永遠辦得穩妥,但在其他生活細節,她又總是衝忙冒失,令人啼笑皆非。
「又睡過鐘?」我一邊執拾皮包、小說,好將她的工作地方反本還原,一邊取笑她。
「不消提。本想先敷個保濕美白面膜才化妝。怎知任我翻箱倒籠也搜不到一片。後來記起,原來面膜早已被放入冰箱裡。可惜為時已晚,又再忽忙換衫弄頭髮,總之一頭煙。」
「哈,冰箱。」我想像到她的狼狽。
「妳只管笑我,」小莉將臉別了過去,假裝發嬲。「咦,你是?」剛才小莉直衝入來,未有注意到那年輕人。
「他早到了,等著上課。」我為他解說。
「喔,我還以為……」小莉笑得曖昧。我就知小莉容易想歪,趁她未亂說話,撞了她手肘一下。
「先生,請你先過來簽名。」還好小莉一向公事公辦,說笑懂得適可而止。她用鎖匙打開抽屜,拿出學生紀錄簿。
我看到他在『Wedding Dance』那頁上簽了名。我沒有再看下去,直走入更衣室換上舞衣準備上課。
不錯,我是這裡的舞蹈教師。

我走進舞室,那裡經過一夜的沉睡,此刻仍是黑漆漆的,但偶然還是有一朿朿的光線,不知從哪裡折射到四邊的鏡子,霎眼會令人以為舞室是一個充滿神秘色彩的帝王國度。
我曾經跟小莉這樣說,但她總笑我儍丫頭。
我在門側的開關掣上按下去。
亮了。靜默的王國充滿生氣。
我迅速上前開著了音樂,是長青的 BEE GEES。

待續…copyright reserved

About author

沈月

我是沈月,住在香港的某一角。請大家留意我在 Zueei 刊登的第一個作品「多樂事」! 我的生日: 六月二十三日, 清晨 我的星座: 不擅於與人溝通的巨蟹座 我的血型: A+ (據說特別這血型的人較內向) 我愛看的卡通: 哈姆太郎 我最愛的食品: 令人心情開朗的巧克力、提拉米蘇 我欣賞的作家: 李碧華、藤井樹 我最愛的電影: 天使愛過界 我的夢想: 出品小說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情緒與思緒

記得早兩星期,一位來自新加坡的神父在彌撒中說過,一個人離開世界後,所剩下的,能帶走的就只有情緒和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