瑰麗童話 第十五話

0


青草地、澄明湖見證二人的第一次接觸。充滿著叫人心醉的氣息。

「嗨喲!」白馬收到指令,忠心地搖曳出劃一的韻律。
在那些跌宕的節奏,二人互相接近到對方;不止是接觸,而是緊貼。
一直都只可以通過那片螢光幕發送訊息,這時已彷彿能夠感覺到大家的心跳,跟馬兒一樣的衝撞起瞞不過人的亢奮。
感覺比單純的見面更加真實!
白馬一直的向前奔跑,沿途卻是快速向後退的景物。千蕊看不清身邊的事物,況且也沒心神看,直至前面的一片翠照眩目展現在眼前。
這時 Kann 將韁繩勒緊,白馬雖似想繼續馳騁,但仍保守忠誠的心,在一聲『嘶叫』後,停住腳步來。
千蕊看得清楚了,眼前一片湖水盈盈、碧波萬頃。她估計不到山上會有清澈的湖泊的出現。
Kann 在千蕊身後敏捷的跳下,再轉身將她從白馬抱下來。
「等我一會。」Kann 拖著白馬,綁好韁繩才走回千蕊那邊。
當他再次行近時,正好有一道微風吹過來,千蕊聞到陣陣的清草味,淡淡的由 Kann 身上傳過來。那定是他預先噴上的古龍水,清幽怡人。這種香味跟遍地的青草味不同,他身上散發的除了青澀的感覺,還再多些溫和柔順的氣息。
相對 Kann ,千蕊的臉清麗尤如荷花,這張臉分明早在那個第二次元空間見過了,但親身的凝視怎好跟虛擬世界相比?
二人對望著,誰也不發一言。
夏日的下午,湖是藍盈盈,平靜的鏡面透著柔和、濛濛的光,使四處的一草、一木更有質感。
適度的沉默充滿了詩意;千蕊那頭烏黑的長直髮在風中飄揚,卻似在催促他們把快要變得枯\燥的默然打破。
「終於見到妳了!」
「終於見到你了!」
二人竟差不多同時說出相同的句子,這引得大家都笑了。
「妳說的法語很動聽,以前是否有人讚過妳聰明?」
「……哪裡。」她感到難為情,不自覺地以手撥弄額前的留海。Kann此時卻捉住了那還在髮絲間舞動的指尖,放到嘴邊輕輕吻了下去。她知道這是法國式的見面禮,早前 Mme Marva 帶她到的派對,也有不少法國人跟她行這種禮儀,當對方是自己期待已久的人,感官上更受到一些衝動感召。
Kann 緩慢地走得再前一點,想將千蕊緊擁到自己面前,叫她情急想轉身向後面走;他連忙拉回千蕊,把她整個人擁在懷內,下巴輕輕磨擦著她的發亮黑髮。千蕊不懂怎反應才好,她一動也不動,就這樣任憑 Kann 輕柔地圈起她,一面繼續以下巴接觸她的頭髮、額頭;逐漸地,Kann 的臉再放下些,千蕊也悄悄的抬高頭……空氣流動再次靜止,千蕊也覺得奇怪了:何故 Kann停止了他的動作?她睜開被擁著後便閉上了的眼睛,原來 Kann 正在望向地上:「眼前的妳,就似初生嬰孩般簡單。」他笑著,溫柔的眼光彷彿在呵護她那雙赤光的腳。「一定很痛,是嗎?Kann 扶千蕊到湖邊的休憩亭,他從口袋中掏出一塊軟綿絲巾,將那些沙粒細心地抹走。
「沒關係,只是太失禮於人了。」千蕊經過上月的密集式訓練,她知道法國人是絕對不會赤著腳見人,就算在家也不會。
「這卻是妳最坦率的一面。」Kann 替她按摩一下已抹淨的腳,「我是沒錯了。」

待續 (copyright reserved)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沈月

我是沈月,住在香港的某一角。請大家留意我在 Zueei 刊登的第一個作品「多樂事」! 我的生日: 六月二十三日, 清晨 我的星座: 不擅於與人溝通的巨蟹座 我的血型: A+ (據說特別這血型的人較內向) 我愛看的卡通: 哈姆太郎 我最愛的食品: 令人心情開朗的巧克力、提拉米蘇 我欣賞的作家: 李碧華、藤井樹 我最愛的電影: 天使愛過界 我的夢想: 出品小說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