瑰麗童話 第十六話

0


誰是您?你是誰?

千蕊聽著,羞澀的低下頭。
「我在網絡中找到妳,一頭長髮、圓而小的酒窩,還有稜角分明的嘴,已直覺妳是純潔真誠的可人兒。」Kann 說他是直覺,似乎是虛幻了些,但千蕊相信;正如她穿白長裙,他也穿白恤衫;初次的見面已夠貼心。
「其實,我見你的相片時,還……」千蕊想說當天她實在是抱著鬱結的怨氣心情,未說完一半卻被打住了。
「噓……我想先問妳一個問題。」Kann 將他的嘴貼近她的耳邊,手圍在她的腰間,「你愛我嗎?」突如其來的震撼。
「當然。」千蕊明白這不是收藏感情的時刻,她刻意提高聲調,「le coup de foudre!」這是『一見傾心』的意思。
「真的?」
千蕊一直以陶醉的心情凝視 Kann,但這時她發覺 Kann 的面上劃過一絲冰冷的氣息。
Kann 由座位上站起身,陽光從他的背部折射開,竟顯得他有點深沉;他似笑非笑的說「可惜…….我並不愛妳!」
字字剛硬無情地擊進心窩深處。千蕊很錯愕,是自己聽錯嗎?一定是自己的法語不靈光而聽錯,這是完全不符合邏輯的,她嘴裡喃喃說著。
一陣清風吹了過來,四圍依然寂靜,只是隱約仍傳來青草被吹動的「嚓嚓」聲,就似她一樣,口裡說不出話來,但心是雜亂地震盪得砰砰不定。
『我並不愛妳』……『我並不愛您』……這句子是把足以刺死人的利刀,在她的身體各部份揮來舞去。
Kann 再度開腔,「當然您可以選擇繼續愛我,我也不會拒人予千里之外!」說罷,他將一直圍著了千蕊腰間的手收緊,人傾前就要吻向她的臉。
「停手!」
「您剛才還表明了對我的心跡,我也只是順您的意而已。」他大力扣鎖住千蕊想打向他的手。
究竟這是怎麼回事?從初相識開始都跟自己溫柔親切來往的他,此刻卻突然變得粗暴無禮;她想起了在飛機上作的惡夢,竟跟眼前的局面一樣。
她想逃,但逃不了!
「你也該玩夠了,Klo。」
聲音從河的對面岸響起,千蕊尋著那句嚴厲的召喚找下去;捉著她的那雙手也給放下了。
對面岸邊站著了一位青年,他也身穿白色襯衫,領上結上深藍色領帶,好不鮮明的對比。這條河澗算不上寬闊,千蕊可以清楚看到他的臉。實在出人意表,他竟跟身旁坐著的這位長得一模一樣:同樣分明的眼睛、高挺的鼻,亦有一頭麻栗色的短髮……稍為不同的是他說話時比較低沉緩慢,叫人感覺到一股沮喪繃緊的氣氛,就恰像平日在街上最易見到剛下班的忙碌都市人。
他跟他長相一樣,但氣質又迴異;身旁這個忽而溫柔,忽而粗魯的他有著浪蕩的味道,頃刻出現眼前的則似樸實些。
問號就如一塊份量極重的鉛墜,沉甸甸的壓在千蕊的心頭:「他是誰、誰是他?」她盡力地與蒼廊的天地間靜悄問話。耳邊紛雜地響起繚繞的青草聲。
對岸的他彷彿知道她的心事,牽動一下嘴角再說:「我是Kann。」是冷酷的聲調。

待續 (copyright reserved)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沈月

我是沈月,住在香港的某一角。請大家留意我在 Zueei 刊登的第一個作品「多樂事」! 我的生日: 六月二十三日, 清晨 我的星座: 不擅於與人溝通的巨蟹座 我的血型: A+ (據說特別這血型的人較內向) 我愛看的卡通: 哈姆太郎 我最愛的食品: 令人心情開朗的巧克力、提拉米蘇 我欣賞的作家: 李碧華、藤井樹 我最愛的電影: 天使愛過界 我的夢想: 出品小說

No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