瑰麗童話 第十七話

0

千蕊差些給弄昏過去,她勉強叫自己清醒點。「這樣子……他是誰?」她下意識地坐後些。
旁邊上那個說:「我是他弟弟Klo。」
弟弟!是弟弟!Kann從未講過,在電郵裡沒提過,幾通珍貴的電話也沒說。關於他的家人,她知道他的母親在他三歲時便選擇離開家庭,他可是她唯一的兒子啊,而且Vincent也曾說過Kann的父親現正在到處遊歷,城堡裡就只有他一人了。所以這也跟她那種自少已有的孤獨無助感有很大的共鳴。
她再望向對面岸想問個清楚,但面對不明不白的情況,頓時啞口無言。
「Klo,你送Tulip回城堡。」語畢,便逕自步向樹林,頭也不回的。
千蕊不解,分明是Kann叫她來!是Kann要與自己結婚!是Kann……但現在要嫁的那個,卻淡泊的說走就走;反而來了個不請自來的狂妄之徒。
這是貴族的惡作劇、是貴族的殘酷玩弄嗎?淚\水從千蕊眼中恣意放肆地不斷奔流出來。
冒充Kann的Klo還是一貫的滋油,「沒錯,他才是妳最初認識的Kann。」說完又再想摟她入懷。
「你走,」千蕊快要陷入崩潰,她由得眼淚\在飛,只想替自己爭回應有的公道,「你們要玩些甚麼?這好玩嗎?」邊說,長長的眼睫毛角掛著滴滴水晶樣的淚\珠。
Klo似乎也對她的悲傷肅穆起來。「其實……我並沒有丁點兒的惡意,只想替大哥送您一個刺激的歡迎儀式。」可能是心存歉意吧,說時也有點語窒。
千蕊依舊在哭,心內澎湃起無間的激盪:先是事業上無端被取代、再被日邦甩掉,難道上天還要讓人騙她遠渡重洋的到法國來。這定是自己開始時鬧晦氣參加這場遊戲的惡果吧。
錯!錯!錯!來錯了!
這時環翠迴響的,除卻青草的搖擺\,還有陣陣叫人動容的哀號。
良久,天色仍散著艷麗的光明,但風是愈吹愈涼。
「回去吧,大哥的吩咐,我要做到。」
置身在沉寂的空氣,迷失在黑沉沉的思維;哭乾了的雙眼被陽光刺得有點疼痛。
路不懂行,而且人哭過後亦變得精疲力竭,空白的腦袋沒有力氣作出反對。她無力地讓Klo扶自己坐上白馬,只是今次馬的腳步聲化成一下一下的針刺,千蕊自覺從頭到腳遍體鱗傷。

「Tulip她人還好嗎?她定是給搞得失望透了。」
窗外正下著微微細雨,這裡是Kann的私人辦公室,它位於城堡的三樓。
「意料之內,也是無可避免。」
「你們回來時有見到哪些人嗎?」
「你是要問我有否給看穿吧!」身穿白恤衫的他,呷一啖茶問自己的兄弟。
「Vincent和Zoe都見到我們,你猜Zoe跟我說甚麼?」
「……」

待續 (copyright reserved)

About author

沈月

我是沈月,住在香港的某一角。請大家留意我在 Zueei 刊登的第一個作品「多樂事」! 我的生日: 六月二十三日, 清晨 我的星座: 不擅於與人溝通的巨蟹座 我的血型: A+ (據說特別這血型的人較內向) 我愛看的卡通: 哈姆太郎 我最愛的食品: 令人心情開朗的巧克力、提拉米蘇 我欣賞的作家: 李碧華、藤井樹 我最愛的電影: 天使愛過界 我的夢想: 出品小說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