瑰麗童話 第二十話

0

咯……咯……
「Belle 的確勤快。」千蕊心想。
「請進來,門沒上鎖。」她直掛著收拾行李,連一眼也沒有向房門那邊望過去。
「Tulip !」可是出奇地,進來的人不是 Belle,而是……
千蕊覺得有一種莫名的壓力直轟進身體的軀幹;走來的人使她感到了驚慌。
「你是 Klo ?」她抑制著震悸的聲線。
「Oui。」
千蕊的心再度往下沉,憑對方輕佻的神情,浪蕩的打扮,她是猜對了;況且她也幾乎肯定 Kann 不會來看自己。
「你找我有事?」千蕊不想再受到任何不禮貌的對待,本能地往後退開。
當然,要是她知道對方的確是 Kann ,肯定會馬上換上另一個態度。
可惜,千蕊並不知情。
Kann 穿上寬鬆的襯衣,扮演角色時間又要展開!
「你很怕我?怎麼老是用如此驚詫的目光看我?」他想上前與千蕊站得近些,但她還是向後避;「OK,我也知剛才的事叫妳受驚了,我是專誠來向妳道歉的。excusez-moi! (sorry!)」他說時也提高了手上的生果籃。
「不是該由 Belle 送來嗎?」千蕊有點氣憤,「我絕對不會接受你的道歉。你走吧!」她下逐客令。
「Tulip ,道歉這事暫且不提,但我肯定有些事妳想知。」假裝成 Klo 的 Kann 說的話有如擊中了千蕊的心靈。
短短大半天,自己便從大喜悅跌進大傷痛,還有無數的不明不白;就算要走也該先弄個明白!千蕊內心在大聲呼號。
「好,你將事情給我說清楚!」
「我可以先坐下來吧!」刻意浮誇的 Kann 未待千蕊答應,便逕自走向客廳中央的梳化。
「non!你就站在玄關!」千蕊覺得不必禮待眼前的人。「你有話便說。」
Kann 揚起嘴角笑了笑,又撥弄一下自己的面頰。
無限的好奇取代了憤怒的千蕊,忽然卻捕捉到他的顧盼生輝。她低下頭,擦一下眼睛,要自己不好再受到任何表面絢麗的景象蒙蔽。
「妳面色看來不大好,妳些坐下;我可不用妳也陪著站!」
輕浮得令人討厭!
千蕊愈覺自己想的沒錯;說過要道歉的他,還是不會錯過任何一個可以冒犯她的機會。
「你快說!」
Kann 放下生果籃到玄關旁邊的層架,「霎時間,我卻不懂從何說起,倒不如妳先問我。」說這話時,他的臉上仍然隱含著微笑,彷彿明知千蕊焦急要聽,但他故意賣弄關子。

待續 (copyright reserved)

About author

沈月

我是沈月,住在香港的某一角。請大家留意我在 Zueei 刊登的第一個作品「多樂事」! 我的生日: 六月二十三日, 清晨 我的星座: 不擅於與人溝通的巨蟹座 我的血型: A+ (據說特別這血型的人較內向) 我愛看的卡通: 哈姆太郎 我最愛的食品: 令人心情開朗的巧克力、提拉米蘇 我欣賞的作家: 李碧華、藤井樹 我最愛的電影: 天使愛過界 我的夢想: 出品小說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台北 – 礁溪温泉一天遊

今次來到台北又想去一下不同的地方:想泡温泉,但又要從台北出發即日來回。那台灣朋友就推介我們去礁溪及長榮鳯凰酒店泡温泉,從台北坐旅遊巴士到礁溪都只是約45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