瑰麗童話 第一話

0


他是這麼的出眾不凡,就要成為自己的丈夫了。 是真的嗎!

但,所有的事實都已被放在目前了!
從被他熱烈的求婚開始,已不斷地接受身邊的祝福。
其他人都知道,嫁給眼前的他,美好的生活便會徐徐展開。難道自己還是未能相信嗎!
一直都挽著千蕊的 ─ 就叫他叔叔吧。他將她牽引到 Kann的手上;緊張的瞬間頃刻要來臨了。
神父把要問的,都向新郎、新娘問過了。他倆都答覆了叫人感動的宣言後,Kann 提高了他的一雙手,將千蕊的面紗揭開去。
二人深情的對望一眼,以熱吻立下愛的誓盟。
一直令人期待的一刻,神聖的!
千蕊仍然緊閉著眼睛,她感到這一吻是溫柔的,也是溫暖的。
這也是她與Kann的第一吻,千蕊決定要仔細的將它記在心裡。

***

轉眼,本來都在四周團團轉的賓客已四散了;現在就只剩下千蕊跟Kann。
經過了莊嚴的婚禮,二人當然要進一步的親密接觸,千蕊心理上已有充足的準備,就讓自己完完全全的交託給新郎。
迷人的一刻會是怎麼樣兒?
但在毫無提防下,千蕊卻被粗野的捉緊;她聽到對方那急速的呼吸聲,雙手亦被拉住了。
千蕊想要叫出來,只是咀巴也早被封住了,但這明顯並不是在教堂裡深情而溫柔的吻!
粗暴的對待使千蕊感到極度害怕,她已肯定他不會是Kann,現時貼近自己的壓根兒是另一個人。
這裡雖然是漆黑一片,但千蕊用力的望過去,還是看到了。
他同樣是黃皮膚、黑眼睛。是曾經多麼熟悉、親切的那張臉 !
但……怎麼會是他!
「日邦!怎會是你?」千蕊擺\脫開來,受驚的大叫。
「千蕊!應是我問妳,怎麼妳竟會老遠跑來法國結婚?妳真要甩我了?」
他再次要捉緊千蕊,比剛才更要大力了。
千蕊揭力要爭扎走,「無可能!我怎會要嫁給你這壞人!」
她大聲的叫,可惜四下無人,沒有任何人可救她離開日邦。
這名叫日邦的傢伙,曾經叫千蕊多麼心怡,但後來亦教她百般的銳心似痛;原來縱然五、六載的情意,也敵不過新鮮的嬌媚。
但早上分明有各位來賓、那位叔叔,更有神父的作證,千蕊要嫁的是法國丹寧城堡的堡主Kann,怎麼被換上了日邦這負心漢。
Kann 在哪裡,Kann……
「千蕊我要定妳了!」
「停手!你快給我滾!」
「難道妳忘記了!我倆都已在神父前宣誓要互相守護一世?」
日邦未有停下來的打算,甚至要再進一步了。
「救命!救命!」

(待續)
copyright reserved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沈月

我是沈月,住在香港的某一角。請大家留意我在 Zueei 刊登的第一個作品「多樂事」! 我的生日: 六月二十三日, 清晨 我的星座: 不擅於與人溝通的巨蟹座 我的血型: A+ (據說特別這血型的人較內向) 我愛看的卡通: 哈姆太郎 我最愛的食品: 令人心情開朗的巧克力、提拉米蘇 我欣賞的作家: 李碧華、藤井樹 我最愛的電影: 天使愛過界 我的夢想: 出品小說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一方天地銘哀思

Mike Harty先生酷愛東方藝術逾五十年,其與苗子、郁風在澳結下情誼。現其刻一方印章悼念郁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