瑰麗童話 第四話

0

法國是全球有名的葡萄酒出產地之一,那裡的羅納河谷又是其中的一個著名產酒區,到處都是連綿的葡萄園。
正直初夏,葡萄樹都要開花了,再多些時間,花兒又會結果,變成結實疊疊的葡萄。
當中有一個叫聖文利酒莊,那裡的葡萄園是周遭可見中最大的,而且在旁邊的山嶺上還豎立了一個城堡,閘上以法文寫著『丹寧城堡』。
『丹寧城堡』歷史很長遠了,早在十六世紀便以高傲的姿態屹立在這山上。它那湖藍色的塔尖最是動人,與遙不可及卻又似近在眼前的一片天很是融和,霎眼還以為兩者就是一體。
法國有一特色,除了博物館、舊式旅店、餐\館等公開場所會具有歷史價值外,大家族持有的私人大宅是百年古蹟也是隨處可見。
『丹寧城堡』的候任堡主,就是即將在深秋渡過他的二十七歲生辰的 Kann。
Kann 是丹寧家族的長子,亦是被指定的繼承人。
丹寧家族是全法國最聲名顯赫的家族,除了『丹寧城堡』外,家族還擁有『聖文利酒莊』,那裡出產的葡萄酒是舉世知名的;另外它也經營一些旅店、餐\飲等生意。
在『丹寧城堡』的書房內,Kann正坐在電腦桌前聚精會神在看著。
畫面上展現著一位年約廿三、四歲的年輕女子,她長髮及肩、眼睛烏黑得發亮,嘴唇薄薄的。
一份東方少女獨有的美。
「就決定是她吧!」Kann邊說,邊在鍵盤上叩了幾下。
這叫Tulip的女子在簡單的自我介紹中似有弘外之音,看來是有些心事。Kann在網上遇上她覺到蠻有意思,在二小時前吩咐他的管家查探她的真正身份。
貴族中人想與他人交往之前,不得不花點兒功\夫,這是無可厚非。
管家辦事迅速,調查報告現已呈現在電腦畫面上。
她叫傅千蕊,是普通的打工少女,家中只剩她一人;重要的是她身家簡單。
咯……咯……
「門沒上鎖!」Kann一直盯著電腦螢光幕的目光稍微望向房門那邊,「Vincent,是你。」
「少爺,你已考慮清楚?」管家關心這少年人一時衝動。
「唔。」Kann現時覺得依照直覺做事並不一定錯,反正深思熟慮的也不一定好。
「但少爺…你連她本人也未見過,怎可輕易定下終生大事?」
「相知十年的也可以說走就走,時間長短還重要嗎!」Kann心灰地說,「還以為在二十七歲前跟Miff結婚後,再正式繼承丹寧家族,一切也太美滿了;但Miff選擇離開…」
「你也不一定在廿七歲前??成婚才可做繼承人嘛!我這當老伯的也知舊時代的規矩根本是多餘的。」
「難道我沒跟父親提過!誰叫他仍深信二十七歲後仍是獨身的話,繼承祖業會為家族帶來不幸。」
Kann的父親一直對法國歷史素有研究,他發覺近年來家道中落的大家族都有一共通點:繼承人都是獨身的,又或是超過二十七歲才成婚的。
總之二十七歲彷彿成為一個成敗的分界線。
「說的也夠巧合。繼承丹寧家族的也都在這年歲前完成終生大事,家族亦愈加強盛了。」管家有點感觸。
從Kann的先祖父,到他的父親也有這特點,一直都只是偶然而已,直至Kann父親這代卻又以此訂立為規條。
只是事業是無往而不利了,婚姻是否美滿又是另一回事。
Kann的父親在二十六歲時結識了一位從上海來的留學生,她到法國去是專誠習畫的,怎知未有甚麼成就時已嫁到丹寧家去,這叫她不無一點兒遺憾。
假如家庭生活幸福應足可彌補,可惜事與願違。
Kann父親對待事業是百分百投入,但分給妻子的心思卻是太少了。他倆婚後一年左右便?堣UKann,當媽媽的自然以照顧寶寶為天職,但感覺畢竟是孤單的。
Kann父親也從未想到妻子離鄉別井的嫁到遠方,身邊缺乏家人、朋友的愛護會倍感寂寞;作為丈夫的卻偏偏經常叫她獨守空房。
當媽媽的一直蹈規循矩,直至Kann三歲那年,她始終忍受不住;終究體內流著的是上海大洋場的奔騰的血,那可由早到晚被困在那孤寂的古堡。
經過與丈夫平心靜氣的詳談,她決定搬走,以繼續婚前未完成的學業;這並不代表她要與寶寶分離,她還是會定期回來看他。
所以Kann在並不太缺乏母愛之下健康地成長。
後來Kann父親在外面也有過幾個情人,那些女人都不計較名份,留在古堡中渡過一些豐足而也算浪漫的日子。
其中一位還替丹寧家添了一個男孩,他就是Kann同父異母的弟弟。
Kann眼看父親的感情世界並不成功\,故此早已立願要跟真心相愛的『她』共譜愛曲;後來讓他找到Miff。
Miff是母親開設的畫室的門生,他倆因此於十多歲時已認識,十五二十時亦曾私訂終生。
事情似乎太完滿了,只可惜世事往往出乎意料之外,不久前Miff跟Kann提出分手;她最後選擇跟師傅相似的道路:繼續在畫壇發展。
為藝術而犧牲進入貴族門檻,這可能是法國人的特質吧。
只是距離不過二個月,Kann就要二十七歲了;本以為跟青梅竹馬的女友會有圓滿的結局,可惜……
Kann感到心灰意冷到極點了,而且他一直對平日在一些宴會中碰頭的庸脂俗粉毫不動容……
把心一橫,就讓網絡替自己千里牽線吧!
未敢抱有希望的Kann,出奇地,看到千蕊的相片時,本來已沉睡了的心卻又猶如甦醒過來。
是一種莫名奇妙的感覺。
她……可愛嗎?她…會是理想的另一半嗎?
時間無多了,為了遵從家族的規律,唯有一試!
Kann給Tulip,不,是千蕊才對,回信去了。
就在Kann感到悶鬱的這一刻,電話響起。
「哥哥,你不覺得這樣子未免荒謬得過份?」是Kann的弟弟Klo。
「管家跟你說的?」
「我替你跟父親說項,廢掉那些不明所以的『結婚規條』,你不必草草結婚嘛!」
「算數了,我不想再為這事跟父親爭吵。有時間多去打理生意豈不更好!」
Kann掛線了,只是心內仍是千頭萬緒。

待續 (copyright reserved)

About author

沈月

我是沈月,住在香港的某一角。請大家留意我在 Zueei 刊登的第一個作品「多樂事」! 我的生日: 六月二十三日, 清晨 我的星座: 不擅於與人溝通的巨蟹座 我的血型: A+ (據說特別這血型的人較內向) 我愛看的卡通: 哈姆太郎 我最愛的食品: 令人心情開朗的巧克力、提拉米蘇 我欣賞的作家: 李碧華、藤井樹 我最愛的電影: 天使愛過界 我的夢想: 出品小說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虎跳峽(二)景色篇

虎跳峽,名字已夠氣勢懾人,其景色也如其名,非常宏偉,據聞美國大峽谷可以和它媲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