瑰麗童話 第六話

0

「Mlle Fu,妳當然已經見過他。」那位溫柔的校長從皮夾中取出幾張照片,「看,妳不是都見過了嗎?妳是懷疑我們在說假話,還是否定了Monsieur Kann 的誠意?」Mme Marva問著,千蕊看見她閃爍的眼神。
「我絶不是這個意思…」同時千蕊覺得他的一句『Mlle 』(Ms)多麼悅耳。
「Mlle Fu,Monsieur Kann 想盡快接妳過去法國那邊。」Monsieur Alac 也加入作說客。
「明白了,我接受這枚介指。」千蕊剎那間頓悟,過往枯\窘的生活要離自己而去,也就不必拒人於千里吧。
就這樣她正式接受了Kann 的越洋求婚。

***

接著的時間,千蕊可真忙得不可開交。
千蕊在咖啡店工作了一段時間,對於一些食品及飲品的法文名稱是難不到了;但她究竟是對法文的認識只是限於皮毛,還有那些法式貴族禮儀也是難題之一。
在這些日子裡,千蕊每天都要到Mme Marva處學習所有有關法國的事物。
密集式的法文堂、法國貴族的社交禮儀、當地的風土人情、藝術、音樂等等……
幸好,千蕊因工作在法國咖啡店的關係,平時也看過一些介紹法文基本概念的書本;現在Mme Marva 可直接以日常生活作藍本授課。
今天,上堂的內容是以一套法國電影作教材。
「Tulip,剛才妳已看完電影,這份筆記就是電影的對白;妳跟我唸著練習,肯定對妳大有幫助。
首先由Mme Marva開始唸。
「Ce n’est qu’une proposition,vous pouvez faire commn vous voulez。」
千蕊邊跟著唸,邊記著這句話的意思:『這只是我的提議,你還是可以按你的意願去辦。』
「妳唸得不錯,只是留意鼻音還要加多點力。」
下一句是:「Je suis assez grand pour prendre ma d?mcison。」
千蕊又跟著唸。
「Tr?os bien!」Mme Marva 為千蕊的進步神速感到驚嘆,大加讚賞。
「Mme Marva,這句話的意思是?」千蕊心急想知道。
「這句話套在妳身上合適極了,」Mme Marva故意一頓,「這句話是:我已經長大了,完全可以自己拿主意。」
千蕊也同意,自己的確是長大了,即將要為未來勇敢的跨越過去。
由早至晚的課堂完畢後,幾乎每晚又要跟Mme Marva參加一些法國人的聚會、派對。
總之務求要在最短的時間,給千蕊最全面的法式文化教育。
赴會前,千蕊都會被人仔細打扮一番,鏡中的她確是煥是一新、異常吸引。
「你看那女子,年青可愛、舉止高雅……」
千蕊出席這些場合時,經常都聽到人家細聲讚她,逗得她樂不可支。
在這短短的一個多月內,千蕊的成績是令人滿意的。她可以獨立的跟法國人交談而無需翻譯在旁;另外千蕊出席些場面時也更得體了。
在訓練時期內,Monsieur Alac也為她安排了另一間寓所;他們認為準丹寧堡主夫人不該住在平民區裡,而且安排她到高級住宅區處也更便於安排完善的保安。
雖然房子只是讓她暫住,但這裡漂亮極了;清靜的環境、別緻的傢俱。
再過多些時間,千蕊才完全的相信這些的所有是真實;公主的旅途確切是在進程中。
千蕊一直遇上的都是周遭艷羨的目光,只是她並未知即將要到的遠方,是有些嫉妒的眼光在等著她。

***

這天 Klo約同一位女伴到海邊去,那裡的清風送來怡人的海水味道。
與他同行的女伴叫Zoe。
她是聖文利酒莊的總秘書,也是Kann的得力助手。
Zoe 皮膚白皙,留著捲曲波浪型長髮,渾身散發著艷麗的女人味;她以為男人都對這種形象情有獨鐘,偏偏她要命中的那位一直泡著漠視的態度。
她只好向他的弟弟著手。
「你哥哥真的要跟那東方女子結婚?」Zoe邊塗太陽油,邊問Klo。
「唔。」
「你怎麼不勸勸他。素未謀面的會比身邊的好?」
Klo聽出Zoe的醋意,「身邊的?妳指誰?」
「你在說甚麼!Kann及時結婚,對你也沒好處。」
「我不覺得!」
Zoe也不想此時觸怒Klo,始終多一人在自己陣線也是有好處。

待續 (copyright reserved)

About author

沈月

我是沈月,住在香港的某一角。請大家留意我在 Zueei 刊登的第一個作品「多樂事」! 我的生日: 六月二十三日, 清晨 我的星座: 不擅於與人溝通的巨蟹座 我的血型: A+ (據說特別這血型的人較內向) 我愛看的卡通: 哈姆太郎 我最愛的食品: 令人心情開朗的巧克力、提拉米蘇 我欣賞的作家: 李碧華、藤井樹 我最愛的電影: 天使愛過界 我的夢想: 出品小說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第二章-明智警視2

她不大能夠接受現今的大學生沒有足夠的耐性這一個通病, 原本佩雯想展示她的另一個新培殖成品。可是,竟然沒有一個人願意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