瑰麗童話 第七話

0

「我沒所謂。」Klo 現在聖文利酒莊裡當傳訊部總監,所有外銷、內銷的紅酒經他悉心包裝及宣傳後,更加多些吸引力。
「難道你不為我們的將來打算一下?」
「但我覺得妳現在愛的是Kann,不是我!」
「你誤會了,」Zoe 刻意提高聲調,聽來更加嬌柔,「人家老是為你設想。」
「是嗎!」Klo感到迷惑…雖然Zoe 是他喜歡的人。
Klo 跟 Zoe 是大學同學,兩人都是主修公共關係、副修藝術,本來一直都非常投緣。
畢業後,Klo 加入酒莊幫忙打理家族生意;順利成章的也叫來 Zoe 一同工作。
二人實在有充份的默契,合作過幾次的紅酒發佈會,外界的評價都是讚譽不絕。
後來,Klo 被升任為部門總監,Zoe 其實也是功\不可沒的,二人的合作比以往更是無間了。
Klo 當時想,雖然他們從未互相的表達心跡,但再過幾年他便會向 Zoe提出婚事;他認為舉止優雅、做事認真的她最適合自己。
一次,一直幫 Kann 的秘書要結婚了,夫家那邊要她辭掉工作。
Kann 一向對助手的要求都是很高,做事勤快是必要的了,另外也得大方得體;這才可代表著酒莊的典雅風範。
Klo 知道大哥那邊需要人幫手,他向他推薦了 Zoe。
他卻估計不到這會是他最為後悔的一個決定。
Zoe 過去 Kann 那處後,她明白丹寧家族的事更多了;在這之前,她以為一直掌管著家族生意的是 Kann 跟 Klo 的老爸,她也認為Klo 在家族裡已是天之驕子了。
但原來兄弟倆的爸爸早已將生意交付了大兒子,自己寧願四處遊歷去。
再過多些日子,她又聽到有關『二十七歲前成?ㄐz的事。
她的心轉向 Kann 了。
在剎那間,Klo 望向Zoe;她比較以前讀大學和在公關部工作時,已經沒有了那份純真的氣質;反而俗艷多了。
Zoe 望到 Klo 飄忽的眼神,她認為這時候還是暫時保留著 Klo 的心較好。
她大力的撲向Klo 的懷裡。
這卻叫 Klo 更為難受。
***

好不容易,一個多月後。
千蕊乘搭在航機上,途經西伯利亞的上空,向著法國這夢想國進發去。
「我這是首次乘搭如此舒適的飛機上;有寬鬆的座位、有美味的甜酒,亦有體貼的招待。但這一切都似乎不重要了。此刻,我只想見你。」
千蕊透過機上的先進設備,從空中發出甜蜜的電郵給正在遠方等待她的Kann。
「我也想見你。」
雖然千蕊經過了緊密的法文訓練,但她與Kann之關仍是以簡單英語作溝通橋樑。從她上機前到這一刻,她差不多每天都與Kann互通電郵。
儘管他倆從來未見過面,但二人似乎已有過多次親蜜接觸的感覺。
但直至現時為止,最令千蕊震撼的依然是Kann那些迷人的照片。
但,他人究竟是怎樣子的呢?
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感。
自已畢竟是出身自平凡的小家庭,而且父母早已因意外雙亡了,在這人生大事上也就少了份被愛護、被不捨的感覺。
Mme Marva曾說過,Kann挑選了她,其中的因素也是因她的出身普通,少了份庸俗。
千蕊望向機艙外的那片雪白的雲海,頃刻覺得自己就是這些白雲,沒有驚艷的份兒,但總有人會喜愛它吧。
千蕊提醒自己要保有這種平常但惹人愛憐的原素;勇敢地揭開人生的另一頁。

待續 (copyright reserved)

About author

沈月

我是沈月,住在香港的某一角。請大家留意我在 Zueei 刊登的第一個作品「多樂事」! 我的生日: 六月二十三日, 清晨 我的星座: 不擅於與人溝通的巨蟹座 我的血型: A+ (據說特別這血型的人較內向) 我愛看的卡通: 哈姆太郎 我最愛的食品: 令人心情開朗的巧克力、提拉米蘇 我欣賞的作家: 李碧華、藤井樹 我最愛的電影: 天使愛過界 我的夢想: 出品小說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手信與傳說(二)

若果你去土耳其、西藏或日本旅遊的話,就要小心「不要」買甚麼當地手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