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馬座的情侶

0


他們幽默、剛直率真、對人生的看法富含哲學性,也希望能將自身所散發的火熱生命力及快感,感染到別人,所以人緣通常都很好。

澳門的娛樂場中,廿一點的賭桌上,男人嘴巴叼著香菸,旁邊坐著個打扮斯文的辦公室女郎,兩人親蜜的靠在一起,男人手裡捽著兩張撲克牌,口裡喃喃地唸著:『三邊..三邊!』結果牌翻過來,是只『八』,男人格格的笑了起來,用手滿意搓著女伴的手,女郎本來左顧右盼,顯然對賭局不太在意,然而現在看見男伴開懷大笑,她也從心底歡喜出來,在嘴邊綻出了一彎微笑.

他倆都是人馬座,據說人馬座的人最愛旅行和賭博性的活動;那年他們各自參加去珠海的旅行團,結果就此開始了這宿世的情緣.從那一天開始,她就知道他是個經常出入賭場的賭鬼;但是她一點也不介意,也許\她就是不安於平淡而安穩的感情生活;他的脾氣隨著他的賭運上落,她的心情也跟著他的上落,偶爾她亦會跟他到澳門的娛樂場去,不過她畢竟是個斯文的辦公室女郎,對於這些煙霧彌漫,品流複雜的地方,她就眉頭都皺起來了,但是她也愛看他賭錢時的那份狠勁,似乎他在享受賭博的樂趣時,她也沉醉於異樣的樂趣之中.

不過,既然他喜歡賭博,他們的生活就不會太好過,首先是來自身邊親朋好友的壓力,誰也不喜歡她跟著一個嗜賭的男人,不過她卻選擇了寧願忍受別人的白眼,也要跟他在一起.也許\人馬座天生的賭性,真的會令他們享受這生活的不穩定性吧.而他的賭品不算太壞,即是輸錢的時候,也從沒有讓她受氣,也許\這也是她甘心跟隨他的原因罷!

當然兩人的關係難免會隨著他的運氣上落,贏錢的那一陣子,吃的暍的,住的買的總不會缺,還會有甚麼爭拗?怕就怕是運氣不濟的,連買菜錢都輸掉了,她難免就會有怨言,於是兩口子就會因為吵起來,有幾次更鬧得要分手,不過最終還是和好如初.

他們今天是有備而來,昨天女人向她暗示想置一間小房子,好讓他們正式結婚,他想想她已跟了他這麼多年,甚麼也沒給過她,也想償一償她的心願他的運氣不錯,但翻箱倒櫳也只籌到三萬元,還是不足夠,於是便提議到澳門去搏一搏,她居然亦不反對,於是他倆便携著三萬元來,希望可以翻一翻,甚或翻兩翻;而他今天的手氣很不錯,一個小時下來,案頭的籌碼已累積至十二三萬,她瞧見這樣子,便輕輕的拉一拉他的衣袖,暗示著是時候走了,他豎起食指,表示這是最後一舖,她拿他沒法子,也只好由得他了,誰料到他把所有籌碼都押了上去,接著荷官打鐘示意要開始賭局了.

發牌了,分給他倆的一只『皇后』,他倆不禁心頭一喜,而莊家的只是一只『四』,再發第二只牌,是牌底向上的,好讓賭客們自己慢慢的翻過來,就為了翻牌這一刻的刺激,多少人把整副家當都賠上了.他把那牌提在手中,咒語似的唸蓍『四邊..四邊..』,她也緊張得把瞼貼過去想看看;不過他們失望了,那是一只『六』,連『皇后』在內共是十六點,他猶疑著是否還再要牌,不過看見莊家的是『四』,他就決定不再要牌,留給上天來決定這賭局的勝負,他倆緊張了好一陣子,終於輪到莊家要牌了,先來的是只『皇子』,現在莊家是十四點,根據牌例,是必須再要牌的,於是莊家再要了可只牌,而這牌就決定了他們就關係到他們購房子和結婚的成敗.這一刻,對他們來說,長得難以忍受,他們只好屏息以待.終於再發牌了,從荷官手上跌下來的是一只『五』,連同賭桌上的其餘兩只牌,合共是十九點.

他們輸了,在這娛樂場裡磨了一整天,連先前贏的也一併輸掉了,連買房子結婚的夢想也一併輸掉了;她忍不住眼眶的淚\水,不作一言,就往出口跑去;他先是呆了一呆,接著也追上去,在葡京娛樂場外,他終於追及她,拉著她的手,大聲的向她道歉:『對不起,是我的錯!我不該賭得那麼兇,把錢都輸掉了.』

誰料到她說:『你賭得兇?我對你賭得更兇!你在裡面輸了的只是錢,我跟著你輸了的是我的一輩子!』

他聽了這話,愕然一震,手一鬆,她就乘機走了,他不敢再追上去;以後他們還有沒有在一起?天曉得!

+++人馬座檔案
人馬座的人崇尚自由、無拘無束及追求速度的感覺,生性樂觀、熱情,是個享樂主義派。人馬座的守護星是希臘神話中的宙斯-宇宙的主宰和全知全能的眾神之王。所以是個神聖的完美主義者,有陽剛的氣息、寬大體貼的精神,重視公理與正義的伸張。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GURU

GURU,也就是Jeff Chow,是個經常徘徊在理性與感性之間的大男孩.一方面在金錢掛帥的金融市場工作糊口,一方面又堅持掙不到錢的寫作活動;在兩者平衡之間,取得了生活上的滿足和創作帶來的快感. 現在除了寫作大都會情緣故事,也在其他網站撰寫股評及與金融活動有關的雜文.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第十五章:驚天消息

阿健、東尼、還有以西結不斷地用那些剛才拾來追打路上怪物的鐵枝猛打著牠們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