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終於發生了3

0


阿健無暇去抹掉面頰上的汗水, 他的一雙手正嘗試去解剖那三個少年人屍體中的那一位女孩。

他們走進一間漆著普通醫院顏色的房間,一盞吊燈搖搖欲墜地掛在天花板上。一陣陣的冷風正從中央冷氣槽中不斷吹向四周, 然而他們三人仍然覺得渾身不舒服。

阿健無暇去抹掉面頰上的汗水, 他的一雙手正嘗試去解剖那三個少年人屍體中的那一位女孩。少女原本那張雪白的臉龐更加像蓋\了一層霜一樣,姣好的面容變得陰深恐怖。
當阿健嘗試劃開少女的皮膚時, 佩雯制止了他。

「健, 看一看這個少女脖子上的傷口, 行嗎?」
阿健和明智兩人都不知那有什麼好看, 他們在照片中早已研究過了上千遍。
「雯, 那個傷口只不過是海草蛇纏繞著她脖子時留下的紅印吧了。」 明智解釋著說
「那麼, 你們認為少女是怎麼死的?」
明智想也不想, 便說:「當然是給那雜種咬死的啦, 總不成是…我的天呀!」
明智不禁拍一拍自己的額頭。
「你們想到了什麼?她究竟是什麼原因至死的?」 阿健似乎仍不明白。
明智搶著說:「我想表妹的意思是, 他們不是被咬死的, 而是因為脖子被纏繞致死。」
「那又有什麼關係?」 阿健有點兒死心眼, 或許\是他有點嫉妒明智比他更快明白佩雯的意思吧。
「關係可大了, 在法律中這叫做謀殺而非意外事故了。」
佩雯還有點擔心他不明白, 續道:「試想想, 三個在帳篷中的人為什麼會被人發覺給海草纏著了脖子呢? 就算是海草, 亦不會故意衝破營帳走進去吧? 除非牠們另有目的。」
「牠們究竟為何要走進去, 然後把這三個無辜的少年殺害了呢?」
「我想, 這會在經過詳細的解剖後才明白的。」 明智說。
「表哥, 我建議我們還是不要替她進行解剖, 因為我恐怕會不少心把有用的証據都毀掉, 我們還是找一個專業的驗屍官來吧!」
「你說得對, 我且立刻去把最好的驗屍官找來。」
「不用急!我想我們只要拿走數個海草蛇的樣本作基因分析就可以了, 行嗎?」
「當然可以。 要多久才可以知道結果?」
「幸運的話, 一天後就可以大約判斷出是那兩種生物的混合體了, 還有它們的百分比。」
「我覺得牠的頭和青竹蛇簡直是同一個模子倒出來的。」
「等著瞧吧。」

阿健和佩雯向明智警視告別了之後, 回到了實驗所。

他們決定先做一些切片研究, 與及用儀器去分析牠的基因。 他們先把一部份的海草切片放在試管中, 再將試管放在離心機內攪動。之後, 他們才將試管置於分析儀中。

電腦屏幕顯示, 還有99.99 巴仙正在分析中。
可是, 雜種怪物們卻等不及了。

末日洪荒
末日洪荒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No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水瓶座女子的委屈

她絕對想不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這不是她樂見的情況,聽到電台的播放的流行曲『無言的結局...無言的結局』的唱,她感觸得要哭了,但哭也解決不了啊,簽還是不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