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一片混亂2

0

它只不過是一所建在西貢的平房形建築物, 樓高三層,也沒有豎起什麼『政府重地,閒人免進』的標誌。可是在它的四周, 包括花園之中, 以及相連的小碼頭旁都佈滿了各式各樣的儀器。

一般村民都管它叫作研究所, 自然地, 最高級的明智警視順理成章地成為了「院長」。
當車子駛入村內時, 十多個小孩走過來拍打著車身, 大聲嚷著:「院長早晨!」明智禮貌地和他們揮了揮手,又從抽屜中抓出了一把糖果拋給他們,佩雯他們也照著辦。

阿健說:「幸好他們不是叫佩雯做院長夫人。」
他突然這麼說,其餘兩人只有傻笑的份兒。

阿健又道:「照我看來, 這一條村子中的人好像並沒有和其他人一樣那麼驚慌。」

研究所的外牆已經被無數的攀藤所覆蓋\著, 遠看還真的有點兒像那隻咬死了九龍皇帝的瘋狗。
明智按了門鈴數下, 開門的是一男一女。一望可知, 他們才剛剛大學畢業, 臉上稚氣未除。他們亦可算是拾到了一根好簽, 因為明智警視的工作範圍十分富有挑戰性。

明智指著他倆, 向佩雯和阿健介紹道:「男的叫高力, 女的叫唐婉兒。」
來不及作進一步的寒暄, 明智便催促他們把今天收到的報告全都拿出來。 明智自己則帶他們進入客廳, 然後在沒有事先詢問下,給了他們每人一杯黑咖啡。

這個時侯, 跟本沒有時間可以浪費在睡覺上。

高力先把一幅地圖攤了開來, 那是一幅普通的香港全境圖。 然而, 不同的是, 上面有十幾處地方被加上了一枝枝紅色的旗子。

高力解釋道: 「這些都是自昨晚起, 已經被証實為同一類形的兇殺案。」

他們端詳了好一會兒, 最後明智才說:「不行 ! 這些案發地點都沒有可疑,也沒有一個模式可尋, 基本上那些怪物每一區也到過, 有點像吉卜賽人般不斷地遷徙。」

阿健問了一個十分關健的問題:「被襲擊的人有什麼共通點?」

這次, 是那位叫作唐婉兒的女孩子回答他的, 她說:「被襲擊的人有老有少, 最年輕的只有三個多星期大, 最老的已經過了九十大壽啦。」

高力補充:「即是說受害人身份、年齡是沒有規律的。」
婉兒再解釋道:「其實, 你們有沒有發覺被殺死的人差不多全都是男性?」

明智不用翻開記事簿, 就已經把所有的案件在腦中覆驗一次。

他說:「沒錯! 除了第一單案子中的那一位女孩外, 所有受害者全都是男性, 這又代表了什麼?」

阿健打趣說:「不會是因為所有的雜種怪物都是女性吧? 難道他們在求偶?」
那一陣子的爆笑聲連屋外面的人也可以聽得到。

良久,婉兒才繼讀道:「經過解剖一些捕獲的怪物後, 我發覺牠們的胃中含有男性的精子, 他們好像把整個睪丸也吞下了。」

明智抓了一抓頭髮:「牠們要這些東西來幹什麼?」

高力向他解釋:「我和婉兒認為那是由於牠們先天性的缺憾所致。」

「先天性的缺憾?」 他們三人同時問道。

「所謂先天性的缺憾是指牠們欠缺了一些重要的東西,例如牠們可能沒有法子去生產男性荷爾蒙來剌激生長,這對牠們的生理和心理也有莫大的影響。」

婉兒接著說:「最重要的是牠們雖也有分雌性與雄性, 但跟據初步的基因分析, 他們尚欠了一組人類男性的基因來填補遺傳密碼的空缺。」

阿健大叫:「雯! 這不正是和我們的實驗一樣麼? 是我們限制了他們自然繁殖的能力的。」
「可是, 我的實驗室是經過特別管制的, 那裡有自動的偵察分析器材作出二十四小時的監視。 再者, 我在每一隻動物的基因上都作了修改, 因為先天性的蛋白質感染病, 他們是不可能活超過七日的, 而且他們也不能自行繁殖。」

佩雯說:「我想我們在實驗室所做的那個基因分析沒有任何意義了! 跟據他們所作的初步基因分析, 已經否定了牠們是天然生物的可能性了。」

阿健說:「可是, 這麼大的發現沒有可能我們不知道吧? 所需的人力物力又異常強大, 不是個人可以負擔得起的。」

佩雯說:「你是說除了我們之外沒有其他人已經成功\?」
「對! 」
「總不成我們兩個當中有一個是兇手吧?」
「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是想說我們兩年前的實驗可能給其他人盜用了。」
明智插嘴:「究竟是誰呢? 會不會是你們的實驗室助手?」
他們兩人都搖了搖頭。

他們在整個過程中, 跟本就沒有使用過任何助手。 雖然曾經開放過一次給當地的小學生參觀, 但總不會是那些天真無邪的小孩吧?

「難道是教授?」 阿健有點懷疑。
「可是, 他也在國外呀。 噢! 不對! 我記得有一本雜誌說他好像到了香港作一個短暫訪港的學者。」 佩雯回憶著說。

佩雯續道:「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 他應該在香港大學的生物系授課。」
阿健點著頭說道:「很有可能是他, 因為只有他才能完全掌握我們的技術, 可是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明智揮了一揮手阻止其他人繼續發言:「最好的方法就是立刻去找他。」
他們三人拿起了所有放在桌子上的案件資料, 與及那份初步基因分析報告。
匆匆告別後, 他們立刻駕車前往香港大學的外訪學者宿舍。

末日洪荒
末日洪荒

About author

甄 偉健

甄偉健的創作領域很廣泛、從歌曲創作、電影劇本編寫、到微電影製作,與及擴寫小說及書刊編輯等。 重要作品: 《快樂分開憑著愛》- 2013年新城國語力頒獎禮最佳合唱歌曲獎 《新天龍八部遊戲主題曲-琉璃若夢》主唱:連詩雅 《屍城》及《末日洪荒》小說在香港及台灣兩地出版 《平行世界》微電影在台灣拍攝 《心冤》編劇之一 我熱愛創作,我也熱愛生活,我更愛把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東西組合起來。我追求夢想,在過程中受到不少朋友的幫忙,有很多甚至是在認識時完全沒有想過的,這當中包括弼導演、音樂人,與及各式的朋友,我也看著大家一起成長,一起踏出了第一步。我要感謝每一個幫助過我的人,也希望將來會認識更多的人可以讓我實現更多的夢想。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第六章:都市睇真D

事後的報告都說第二宗的意外是在距離第一宗意外大約一個小時之後才發生的。接著的命案卻發生得越來越快,最後差不多是每十分鐘左右就接到一個新的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