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明智警視2

0


她不大能夠接受現今的大學生沒有足夠的耐性這一個通病, 原本佩雯想展示她的另一個新培殖成品。可是,竟然沒有一個人願意留下!

「鄭小姐, 如果沒有什麼事情, 我想先走啦。」 技術助理員小姐說。
「Okey, See ya tomorrow。」

技術助理員小姐臨走時輕輕地關上門。 然後, 步履輕盈地走出這座大樓。

這裡是香港生物技術研究開發公司在馬料水的一座實驗大樓, 它就在香港中文大學的隔鄰。 因利承便, 他們聘請了很多的中大學生當助理研究員。

那是佩雯全資擁有的物業, 大家可別忘了她是地產商的女兒啊。
「全都是一些沒有耐性的小孩。」 佩雯心中暗付。

她不大能夠接受現今的大學生沒有足夠的耐性這一個通病, 原本佩雯想展示她的另一個新培殖成品。 可是, 竟然沒有一個人願意留下!

這是一個不屬於 Botany 及Zoology 的新品種。
一陣鈴聲的響起, 打斷了她的沉思。
「請等一下!」

她匆匆忙忙地整理了一下工作桌上那一堆堆的文件,才走過去開門。
當她看到了阿健時, 這才想起今早約了他。
記下自己的約會從來都不是她的習慣。 不過, 見到孫健之後,剛才的不快亦因此早已一掃而空了。

「我帶了妳最愛吃的車仔麭來了。 有豬紅, 魚蛋, 及大腸, 全都是妳的至愛。」
「你和以前一樣, 仍是這麼會討女孩子的歡心。」

阿健那張臉給她的說話逗得霎時紅了起來。
她就是喜歡看他那面紅耳赤的樣子, 好像小孩子一樣, 圓圓胖胖的, 煞是可愛。

她在一張手術桌前坐了下來, 撥開了上面所有的東西,阿健則坐在她的對面。
「阿健, 近來你忙些什麼? 還是在訓練小豬吃糞便麼? 你知不知道很多人都在暗地裡說你是變態的? 天啊! 一個食腐獸專家!」

阿健又紅起了臉: 「別說得那麼難聽,好不好? 我只不過是想繁殖一種無需吃太多飼料的豬吧了。 推而廣之, 以後所有的動物都可以吃腐物了。」

「可是, 你到底有沒有想過公眾的反應呢? 他們 是永遠也不會接受一隻吃糞便的動物作為食糧!」
「噢! 那從來都不是我們科學家的考慮因素, 妳會嗎?」

闊大的房間裡響起了一陣爆笑聲。
「而且, 那些糞便是早經多重處理了的。」
「可它仍然是糞便。」
「才不! 我說一個笑話給妳聽吧。 有一位大學時的同學來探望我, 我待他坐下等我忙完手頭上的工作才一起出外吃飯。 然後, 我轉身入廚房拿兩罐啤酒。 妳知不知道我出來時看到了什麼?」
「看到什麼?」
「他竟然拿了我的黑森林蛋糕吃。 可是, 那個黑森林蛋糕的原料卻是……」
又是一陣爆笑聲。

她向來都不知道他是這麼幽默的, 對他的印像頓時加了三分。

「為何要做到像蛋糕那個模樣呢? 沒有氣味的嗎?」
「呵呵! 雖然經過基因改做的豬擁有一個殺菌的胃。 可是實在有太多病菌藏在糞便裡了, 我們決不能拿寶貴的動物做試驗品。 於是,我們便處理了它, 成為一個既香且不含菌的食物。」

他頓了一頓: 「當然, 將來我是會教牠們吃未經過任何處理的糞便的。」

佩雯把餘下的車仔麭全都倒進化學焚化爐內。 實際上, 她的實驗室是要經常處於無菌狀態的。
「來吧, 我帶你參觀一下我的實驗成果。」

他們走到掛有警告標語的那道門前停下, 它是一個重達十噸,並且用合金製成的大門。 據說如果丟了鎖匙, 便要使用高達五千度的高溫才可以打開它。

可是, 那卻是永遠都不會丟掉的鎖匙, 因為它是用數種人體密碼來開啟的。
這種技術叫作Biometrics Technology。

所謂人體密碼, 除了最常見的手指模外, 還有腳紋及眼睛內柱狀體分佈檢定。 每一個人基本上都有不同的柱狀體分佈情怳, 除了同卵性雙胞胎外,出現相同的密碼機會率只有億分之一。

她脫了鞋和襪, 然後站在門前的一個黃色方格內, 手掌則放在感應區中。
隨著『叮』的一聲, 那道門自動開啟了。

「進去吧! 走到化裝間處更換衣服, 所有程序都是自動化的,按著錄音指示作就行了。」 佩雯催促著他。

阿健走進了一個門牌上有個男性符號的房間,同時他亦觸動了地板上的感應裝置。
一把嘹亮的聲音從假天花上傳下來。

「請站好! 把衣服鞋襪放在紅色膠桶內。」

他低頭一看, 果然發現一個『紅A』牌膠桶, 即家庭主婦常用的那一種。
那聲音繼續說: 「請緊閉雙眼, 在蜂鳴器響前切勿張開眼睛。」
他當然照著它的吩咐去做, 緊閉起雙眼, 腦海中不知怎地又回到了兩年前。

末日洪荒
末日洪荒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序: 不一樣的四川之旅

自懂得自助旅遊起,便未曾試過一大班人去旅行,今次去四川,竟然由兩個人,變成八人旅行團,還從九寨溝轉移自九龍,實在出人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