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裡的白蘭花

0
星月裡的白蘭花

一九七九年四月廿一日,黃昏,我看見自己的誕生。除了哭之外,就只懂在蜷曲著身體,在抖震。誰說在生產的過程中,只有母親最痛苦?小娃娃在爭扎,同樣痛苦。

母親是上海人,所以皮膚不用怎麼打理,也能夠保持得不錯。肌膚雪白,最重要是那雙眼睛,時常也迷幻地散發著粉紅色的光,不知怎地便叫人一下子順從起來。

對,是順從,沒有人是遷就或是屈服。

每個人都很順從我的母親,是心甘情願的順從。包括我。

剛出生的我常常哇哇大哭,但我只要一看見母親的雙眼便會笑了。為什麼呢?一出生我便對眼前這個與我十分密切的人產生好奇。

我在想,母親也許是一位天使。

後來,我發現自己也是一位天使,那時候,我只有兩歲。 繼續…

 

查看所有:星月裡的白蘭花

About author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MAFW03/04 – fait-a-main

這兩位二人組合將60至70年代復古經典的設計揉合成具有現代韻味的女性服飾帶到澳洲。